有关系了

 betway必威官网     |      2019-12-03 02:48

君面带微笑回到寝室,众人问道:“为何如此高兴?”

  当众人醒来的时候,已是第二天晌午了。

特别提示:本章含有极度KUSO之内容,心理承受能力欠佳者慎入!切记切记!——小薰:“受不了这蜗牛速度了,我要直接跳到结局!”林菲:“我要知道我爱情的归宿!!”于是……经过一年多的消耗,故事的主人翁也好,作者也好,读者也好,皆已是满目疮痍、一身疲惫。所幸,君舞在司徒御影和欧阳翱强制提供的帮助下终于凑齐了全部拼图。拼图背后的秘密总算昭然若揭了!凌晨两点,东林学院高二六班教室里,齐聚一堂研究神秘拼图的人包括君舞、司徒御影、小薰、欧阳翱,及配角若干。欧阳翱:“像是一份地图。”君舞:“有道理。”司徒御影:“这位置看上去像在我们附近。如果没猜错,应该是山顶洞拉面铺。”小薰:“……这也太扯了……”众配角:“@¥%#&……*!@¥%……&%#@#¥%&&……#@……”关夜雅:“我们就不能有一句台词么?”经过讨论,最后决定大家结对前去一探究竟,关夜雅留守总部。序幕——关夜雅,出师未捷身先死。月黑风高的夜晚,一行人依据拼图的指示来到山顶洞拉面铺。奔驰四驱、黑色现代、红色哈雷、白色劳斯莱斯或肃杀或华丽地依次停靠在山洞外。此时店铺的老板伙计已经堵了洞回家睡觉了。众人在欧阳翱的建议,司徒御影的协助以及君舞的指挥下,协力推开了洞前大石。君舞:“遭了!”洞口的圆石松动后竟然毫无预兆地滚落下来!司徒御影帅气地闪开,欧阳翱帅气地闪开,too。众人回身狂奔。石头一路碾过,跑动的人数眼看着越来越少。三分钟后,石头终于滚落到大街上,发出嘭的撞击声。第一关——北冥翔阵亡。欧阳翱劳斯莱斯损毁度50%。好不容易终于进了山顶洞拉面铺,但是洞中一片漆黑,众人一时都瞎子摸鱼。这时,黑暗中忽然传来“铿”的一声脆响,有人立时痛呼出声!大家乱了阵脚,几秒后,周围陆续传来类似的金属响声,尖叫哭号声四起。欧阳翱:“我们中埋伏了。”混乱之中,君舞左思右想,放出最终兵器莱西。仍旧处于半启动状态的莱西在黑暗中闭着眼睛不费吹灰之力就避开了所有埋伏,顺利找到方向,并点燃了洞中的照明设备。然而光明带来的,却只是众人被老鼠夹钳制在地的惨绝人寰的景象。君舞率领其余人等,直面众人鲜血,继续前进。第二关——大头及其他人若干,行动不能。君舞用洞口旁的钥匙开启了洞内的那扇门,众人好奇地探头进去。一道迅猛的黑影突如其来地袭来!随着一声粗犷的野兽咆哮,最前方的人惨叫一声被扑倒在地!慌着逃命的众人惊恐地试图把门带上!齐玉:“我见过那对眼睛!是藏獒!!”尹洛威:“总不能放着同伴不管吧!”齐玉:“你不明白,我们人类根本不是它们的对手!!我们是打不过它们的!!”尹洛威最终还是孤注一掷冲了进去,在黑暗中与那双幽绿的眼睛激烈的搏斗起来。林菲:“RUNRUN洛威!!RUSHRUSH洛威!!”小薰:“我知道我有点煞风景,不过,刚才跟尹洛威对话那人怎么也跟我们在一起?”在众人的呐喊助威中,尹洛威逐渐占了上风。经过一番殊死搏斗,那双恐怖的绿眼终于没入了寂静的黑暗之中。适时,萧瞳找到了藏在立柜后的照明设备开关,众人的视野总算亮堂起来。不大的厨房里,尹洛威和一只京巴犬筋疲力竭地倒在地上。第三关——尹洛威重伤。治愈系林菲留下为其恢复HP,暂行动不能。君舞:“‘林菲暂行动不能’?好像她多厉害似的……”小薰:“她什么时候成的治愈系啊?”众人在不大的厨房里搜查,唯独欧阳翱不愿踏进油腻的厨房半步。几分钟后,司徒御影在抽油烟机后找到一条密道。黑乎乎的方形甬道散发着一股油烟味,大小可容一人进入,通道一直落到下面,看不见底部的境况。君舞与司徒御影对望一眼,两人先下一程。众人捏着鼻子陆续跳下。欧阳翱一直在厨房口目送所有人消失在方形的通道口。第四关——欧阳翱,不战而退。两分钟后。小薰:“我后悔跳下来。”卫强:“老师——什么时候才到底啊——”君舞一面向下滑,一面闭目养神。此时,在他们上方的厨房里。欧阳翱原本准备离开,却忽闻通道入口处传来嗡嗡的人声:“……欧阳,帮我一把……”欧阳翱定了定神,小心翼翼走过去,认出发出这诡异呼喊的人是刚才最后一个跳入通道的现代君。他被卡在了通道口下面不到一米的地方。第五关——现代君,行动不能。三分钟后。人一个接一个滑出通道,但是掉落下来的人中并没有多少是清醒的,清醒的人中也没有多少是干净的,除了萧瞳和司徒御影,所有人都披了一身油污。蓬头垢面、油光闪亮的君舞:“我可以请问这是什么逻辑吗?”众人梳理完毕,四下观察起来。没想到密道下面别有洞天。这地方乍看下有点像王族陵墓,长廊两侧竖着两排六角棺木,墙上刻画着陌生的图案和象徽。密道到这里分成左右两条,大家一时都拿不定主意走哪边。小薰:“看,R图腾!!”众人顺着望去,潮湿的墙上是荧光闪闪的R字母和一个指向左路的箭头,箭头下还标了一串字母,却不是二十六个字母中的任何一个。猜测这有可能是前人留下的线索,一行人还是决定跟随箭头走,一致选择了通道左。沿着左路长途跋涉,走了约两个街区的路程,最终来到一左一右两扇门前。左门上方画着一只烟斗,右门上方画着一只高跟鞋。小薰讷讷地道:“……是WC……”萧瞳苦笑:“……真周到。”卫强见众人都很受打击,赶紧打气:“大家别这样,至少我们已经排除了一条路啊!”第六关——人数余半,士气低落。灰头鼠脸倒回来走剩下的右通道,最后来到一座高大巍峨的门前。门足有十米高,门扉上残留许多干涸的血掌印,像是有人在这儿练过铁砂掌,看得人触目惊心。门旁有麦克风一支,及火星文字若干,上书“唯欧阳家人知开此门之咒语”。一众人不由深觉挫败。这时背后传来一阵飘渺的脚步声,众人纳闷地齐回头,伴着一阵诡异笑声,一条长长的红毯从走廊尽头一路滚着铺将过来,一直落到大家脚前。欧阳翱意气风发,在其跟班簇拥下缓缓走来,华丽丽道:“看来你们没有我是不行的。”小薰诧异:“学长你是怎么下来的?”欧阳翱:“我勘察了附近地形,发觉其实从外面也可以进来,就派人打通一条通道。当然,”优越感十足地,“是非常干净的通道。”君舞赶紧说是是是,你辛苦了,劳烦你老人家赶紧先把门开了吧。欧阳翱来到门旁的麦克风处,念了几句德语,门锁发出咔的一声。小薰:“开了?”抬头看着纹丝不动的大门,大家只好撸起袖子合力推门。当然这个大家里面没有欧阳翱,所以确切地说应该是大家-1。因为之前人数损失惨重,连君舞都放下总司令的架子前来和群众共同进退。可是众人的力量似乎总是差了那么一点。门只隙开一条缝,地上一队蚂蚁顺利进入。司徒御影:“不要光在那里站着!”欧阳翱:“对不起,我晕血。”君舞一个狮子猛回头,青筋暴起地狂吼:“过来给我推——你这东林第一恶霸——”千晴、晓薇:“说得好啊老师!!”由于导演给了个罕见的险些挤爆屏幕的超大特写,女魔头龇牙咧嘴发飙的样子着实将欧阳翱硬生生吓住,只好勉为其难答应。于是,两个跟班赶紧上前为欧阳翱换上一副白色手套,再在外面加套一副黑色手套,另两个跟班脱下自己的外套,包裹在欧阳翱头、肩、衣领下方等紧要部位,这期间还有另两人在大门上替欧阳翱奋力擦出一片干净的区域。大家-1情不自禁停下来拜膜。最后,在欧阳翱一臂之力的帮助下,门总算开出一条容一人挤入的缝隙。小薰个子最小,第一个进入,然后是君舞,也顺利进来。以身高体宽降序为序,大家都依次进入门内。第七关——全员通过。众配角抹汗:真难得……尽管眼前一片漆黑,众人还是感受出里头的空间比门外更高更宽敞,甚至空旷到有些教人发冷。所有人手忙脚乱四下寻找着照明设备开关。不晓得是谁最先找到机关,一只烛台“呼”地燃起来,紧接着好似连锁感应一般,周围上百的烛台一呼百应一一亮起,至此,大家终于得以一窥这最后的殿堂的光景。一坡长长的石阶通向一座高高的神龛,众人顺着石阶抬头仰望,神龛上竖着两只衣架,上面挂有一黑一赭两件造型奇特的连衣装。黑色的在左边,咖啡色的在右边。小薰:“这里有块碑!”石阶下方左右各有一块方碑,左边那块上书——得此衣衫者,将获永不失败之速度!右边那块则写着——得此衣衫者,将获扭转乾坤之力!众人都明白过来,原来这份拼图果真是一份藏宝图,宝物便是这两件究极武器!患难与共得来的宝贵友情最终还是败给了货真价实的利益诱惑!大家立刻各自为营,残酷的战斗顷刻打响!主战方为司徒派,欧阳派和君舞派。萧瞳和小薰是旁观派。战况混乱之时,萧瞳疲惫地道:“你们这样看得我真累,为何不学学三国,两两联合,不是有两件衣服?”小薰捏了一把汗,果然欧阳派和司徒派很默契地联合起来,共同对付起人数相对较少的君舞派。君舞正专心同司徒御影过招,无暇顾忌身后靠近的欧阳翱的大块头保镖,保镖高高挥起拳头,眼看着即将偷袭得手!关键时刻,卫强高呼一声“老师!小心——”飞身过来堵住欧阳保镖的拳眼!慢镜头中,那激烈的拳劲直冲得卫强单薄的身子浑身颤抖,君舞大惊失色回身:“小————强————”悲伤的配乐响起。(按照卫强的遗愿,选择的是宫崎骏的天空之城主题曲。)卫强口吐鲜血倒在君舞怀中,眼神涣散:“老……师……谢谢你……让我懂得了……什么是……坚强!……请不要为我的……离去而难过……更不要自责……其实在见到老师……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注定是……炮灰型的配角……”咽气,歪头。众人沉浸在悲痛之中。侩子手保镖惊愕地看着自己的拳头,难以置信。于是这般,欧阳派与司徒派联手成功,君舞失去其重要跟班,无心恋战。第八关——卫强牺牲。君舞败北。司徒御影选择了黑色那套连衣装,欧阳翱要了咖啡色那套。两件衣服穿上去其实感觉很普通,黑色那件背后还贴着两枚质地较硬的杏仁状附加物。咖啡色那套没有其它配件。小薰突然出声:“老师怎么不见了?”瞻仰神秘套装的各位这才回过神来。君舞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了踪影。那边厢,君舞鬼使神差触动了一个隐秘机关,现在正独自位于一间不大的密室中。密室正中央也有一座神龛,台上叠放着一件翠绿色连衣装。神龛后面的墙上写有四个大字——赠有缘人。君舞大喜过望,这就叫塞翁失马,焉知非福,遂上前拿起那件绿色连衣装就要拆开,却发现衣服下方放着一封信笺,上面写着:有缘人,在你得到这件密宝时,请先听听我的故事。君舞哪里有那个美国时间和兴致去听什么故事,乐呵呵跑一边换衣服去了。那么,在这个无情的女人换衣服的时候,就让我们来了解一下这三件衣服背后的故事吧相传五百年前,曾有三位大侠,一位姓张,名字不详,人称张郎,一位姓史克,名字也不详,人们且称之史克郎,还有一位姓堂,名仍不详,故人称堂郎。这三人师出同门,却各自练就一身独到本领。张郎的成就在一个“快”字,他的神功“无影飘”甚至胜过凌波微步,迅捷无影,江湖上无人能望其项背,被后人尊称为“无影飘张郎侠”;史克郎修炼成绝世神功“浑圆乾坤手”,比武时方圆百里亦能感受到其威慑之力,被世人送美名“浑圆乾坤史克郎侠”;而堂郎潜心研究二刀流,最终练成了威震江湖的“霹雳双刀斩”,更是遇鬼杀鬼,遇魔弑魔,所向披靡,“霹雳双刀堂郎侠”这一名号在江湖中可谓如雷贯耳。三位大侠的神功各有千秋,江湖又乃是非纷争之地,世人在分别见识过三人的神功后,更想要一探三人间究竟孰强孰弱,有人趁机煽动三位大侠比武。于是在紫禁城之巅,三人整整杀了七个通宵,那七日昏天黑地日月无光。最终,由身穿绿色环保服装的堂郎侠险胜。传闻三位大侠仙逝后,由于神力过强,其神功以念的形式依附在他们平日穿着的行头上。江湖中更是盛传,得此三件侠衣者,便可得天下。这便是那背后的故事。君舞:“原来我这件才是最强的啊……”此时,君舞已换装完毕,正想着怎么出去,来时的机关暗道突然响动,慢慢打开。身穿张郎侠装的司徒御影和身穿史克郎侠装的欧阳翱率先站了进来。君舞低头看着自己的翠绿堂郎侠装:“看样子你们是要来一争咯!也好,我倒也想看看这衣服究竟有何神奇之处。”司徒御影“很好。我们换个比较宽敞的地方吧。”第九关——司徒御影、欧阳翱、君舞继续晋级。杜氏财团大厦顶楼。三个人屹立楼顶,气氛肃杀。其余人员聚集在隔壁欧阳财团大厦的顶楼上用望远器材遥遥相望。明明是夏天,屋顶却突然刮起一股阴冷的寒风。萧瞳:“开始了。”终于可以见识见识三件秘密武器的威力了,众人兴奋地望去,却只见到欧阳翱和君舞二人战斗的身影。司徒御影消失了?!小薰举着望远镜睁大双眼目不转睛,总算窥到一抹在房顶四周窜来窜去的黑影。偶尔,司徒御影背上那对杏仁状附属物会扑簌簌展开,那时不仅速度加快,整个人更可以半空腾起。更令人叫绝的是,战斗至今,司徒御影凭借张郎侠服赋予的敏捷反应力和惊人速度避开了几乎所有攻击!因为这神出鬼没的无影飘,君舞多次的致命一击都无法命中,不由暗自觉得棘手。萧瞳:“不过他跑来跑去好像也没起什么作用。”再看欧阳翱,穿上史克郎侠装的欧阳翱动辄便力拔千斤!轻而易举就将周围的物体,包括坚硬的石板,卷成团状,且如同滚雪球般越卷越大,向着相对娇小的君舞泰山压顶般欺压而来。君舞几次险些没躲过他的浑圆乾坤手,差点被卷入那巨大的团团之中!小薰在对面瞠目结舌地观摩着,杜氏大厦的顶楼转眼就是大团小团成堆,一片狼藉。相比之下,君舞的霹雳双刀斩视觉效果便没有这么可观了,穿上翠绿的堂郎侠装后,双手可随意地变化做犀利的大刀,只是这样而已。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习惯了双刀流的君舞进攻得益发顺手。月光下刀影啸啸,如雪片纷飞,令人眼花缭乱。司徒御影自从战斗开始就马力全开,飘来飘去消耗了太多体力,到后来终于筋疲力竭趴在一边动弹不得,尽管毫发未伤……同样的,欧阳翱也没有保存体力的先见之明,团团眼看着越卷越小,再加上他速度本来就不怎样,很快便连人带团被君舞的双刀砍得伤痕累累。最终,低调的堂郎侠装再次给它的主人带来了胜利!第十关——司徒御影、欧阳翱惨败。君舞大获全胜!战斗结束了,君舞站起来,在散去的硝烟中,朝对面房顶上的观战者们挥了挥手,顺了口气,转身准备离开。高跟鞋款款的声音在冷清的夜里显得寂寥。森冷的云矮矮地飘过来,月光隐到了云后,残垣断壁的大厦楼顶突然间鬼影憧憧。察觉出这不像是胜利后应有的场景,君舞警觉地停下脚步。就在这时,从天台入口的方向,传来一声声诡异的脚步声……高挑的身影从夜色中一点点渗出,一身自信慢步走来,渐渐地露出流苏一样绒绒的黑发。君舞蹙眉:“是你?”小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身边作壁上观的萧瞳倒是平静得很:“原来是关夜雅。”阿雅低头扫了一眼陷入昏迷中的司徒御影和欧阳翱,谦虚地朝君舞一笑:“多谢老师帮我扫除障碍。”明摆了是来坐收渔翁之利来了,君舞岂能让他如愿,摆出迎战的姿势,虽然之前的战斗已让她的体力所剩无几,但是凭借身上提升能力的衣服,对付手无寸铁的阿雅,应该不至于毫无胜算。小薰:“他是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的?”萧瞳:“或许他有眼线。”正说着,房顶上出现了另一个身影——被誉为最终兵器的莱西!这时的莱西已然处于完全清醒的状态,无声走来,蜜色的长发在风中飞舞,紧绷的身体散发着凌人的气息。奸细往往就是你身边最信任的人!君舞痛彻心扉,悔不当初。不过她也知道,就算自己能侥幸赢过阿雅,面对全开启的最终兵器,必定毫无胜算!果然,这只笑面狐才是那最腹黑之人。最终关——君舞器械投降,关夜雅兵不血刃。在这之后,关夜雅带着这三件宝物和最终兵器莱西四处巡展,赚进大笔MONEY,成为东林首富。司徒御影、欧阳翱、君舞,及其他人回到校园,继续朝九晚五地上课。东林市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至此,这个了持续了两年多的故事终于圆满落下帷幕。尾声——漆黑的地道中。BLACKR.:“那个,导演,需要我做什么吗?”……那个……全剧终。

答曰:“我终于和苦恋三年的女朋友有了关系!”

  甜真似乎忘了点什么。怎么想就是想不起来。仿佛做了一个漫长的梦,正在回忆梦里的情形。

众人兴起,问其详情,君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大声的宣布:“我终于拉到她的手了!!!!”

  梵君说:“好奇怪的梦啊。”

众人哗然。

  少君想了想,锁紧眉头:“不,应该不是梦。对了,甜真,白魅呢?”

  “谁是白魅?”甜真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似的。

  花雨心说:“就是你家的猫啊!”

  “怎么可能?我们家从来没养过猫。”

  “甜真,你,怎么了?”梧柳问。

  此时,沙瀑指着墙上的钟:“大家看!”众人向墙上看去。晏小鱼惊讶的说:“四,四月二十六日下午三点零四!这,这怎么可能?”

  原来,王队长来的时候众人特地看了时间,当时是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六日下午四时十二分。

  众人心中都是十分的惊讶,因为穿越时空之术即使是帝君也办不到。

  此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只见,门外进来了一个身着一身纯白轻纱,头发洁白如雪,瞳孔碧蓝的人。

  还没等众人问他是谁,他却先开口:“想找到真正的甜真,和我走。”

  甜真也好奇道:“真正的,我?”

  “对,真正的你。”话刚说完,甜真,便消失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四堂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