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黑王冠(风流倜傥)_二〇〇〇字_作文网

 必威app下载     |      2019-12-03 05:38

  繁华的王都,从南方沙漠远道而来的商队成群结队的聚集在这个权利与财富的中心,熙熙攘攘的人群挤满了整个喧闹的市场。这里的每一处建筑都显示出这个国家的强大与富足,在北方十分罕见的秘银水矿在市场上竟随处可见,商人们皱着眉头跟卖家讨价还价,而武器店里闪闪发亮的附魂武器更是引人注意,这些附魂武器极难购得,大部分都作为皇家直属部队的常规武装,除了价格稍偏高外,这里简直就是财富汇聚的中心。

天津攻城战就这么虎头蛇尾的结束,当天下午,林风留下杨海生和刘老四的部队坚守营垒,而他自己的中军却出营开拔,回援北京。同时派出传令兵通知赵广元,命令他收拢骑兵部队,与自己在武清会合。 天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林风此刻心中满是失望和愤怒,直到现在,他才似乎清醒了点,意识到战争绝对不是自己想像中的那种过家家。 一夜之间,形势似乎变得非常险峻,实际上根据王大海的求援军报来看,事情仿佛比字面上说得更为糟糕。 前天傍晚时分,原本依靠汉军粥棚过活的数十万流民忽然发生了大规模骚乱,杀死了顺天府舍粥官员和维持秩序的衙役之后立即围攻西渠门,汉军的城防军瘁不及防,差点城门失守,幸亏王大海生性谨慎,这几日间日日亲自带人巡防,在守军鸣炮示警后第一时间亲率大队增援,经过短暂激烈的战斗顺利击退了流民暴乱,然而未等守军稍歇,清军的大队骑兵忽然如幽灵般出现出现在战场,风驰电擎的在城墙下来回往去,与城防军弓箭对射,造成少量杀伤后在入夜时分退走。 与此同时,通州守军亦遭到骑兵偷袭,据军报所言,偷袭的清军骑兵训练有素骑术精良,分成数十支马队轮番冲击,大量发射火箭,当晚北风甚急,火箭造成通州城内数百间民房被焚毁,幸粮仓坚固且多有防火器具,暂时安然无恙。 此外,在运河上为天津攻城军运输粮草辎重的民船也遭到毁灭性打击,数十艘粮船被偷袭后焚毁,押送辎重的汉军小部队伤亡怠尽,征用的民夫也死伤惨重无法统计。 北京是汉军根本,通州是汉军粮仓所在,而负责防御的只有王大海一个军,兵力不到万人,其中通州只有一个旅又三个营不到四千人。接到求援军报的林风心急如焚,更令他愤怒的是,这份军报除了报告自家损失之外,对敌情可谓一无所知:敌军有多少人?多少骑兵?多少步军?有无攻城器械无一字提及,甚至连敌军主将的旗帜也没有看到,汉军各级将领的军事素质可见一斑。 经过急行军,当晚中军进驻武清。二更时分,汉军的骑兵部队赶到,在武清城外草草驻营,未等赵广元鞍马稍歇,林风就紧急召他进城商议。 “老赵,你他妈的在干什么?!”林风狂怒的一把把求援军报狠狠的摔在赵广元的脸上,大吼道,“这支清军从哪里来的?你他妈的是吃干饭的?!” 赵广元莫名其妙的捏着军报,把求援的眼神投向周培公。 林风火气极大,指着军报瞪眼道,“你自己看看?!” “大帅……”赵广元有点尴尬,苦着脸道,“卑职……卑职不识字……” 林风一时气结,挥了挥,周培公立即上前拉过赵广元小声解释。 了解形势之后,赵广元皱着眉头道,“大帅,卑职所部按战前计划分驻雄城、容城、定兴一线,游骑昼夜来回,并没有发现什么清军,”他单膝曲下,把军报上呈,“弟兄们不敢偷懒坏事,请大帅明察!” 发泄过后,林风的怒火稍稍平缓了下来,对着赵广元摆了摆手,实际上他也知道,清军的这次行动肯定是早有预谋——哪有那么巧,正好在进攻之前北京的流民就暴动了?!幸好王大海虽然不是什么将才,但胜在胆小老实,换个懒散的说不定连北京都丢了,这事说到底也不能全怪赵广元,汉军此刻的控制区域很小,而且在各个方向都有漏洞,兼之根基薄弱,对广大农村没什么控制力,想来图海肯定是依仗这一点,利用骑兵的机动优势,从西北方向来了一个战术迂回。 周培公也是这么认为,当赵广元坐下之后,他指着案上的地图,对林风说道,“大帅,我看此事与赵将军无关,我军战前也是太过大意——若我是图海,大可乘我军主力尽出的情况下,派骑兵从保定西侧出发,经满城、过易县,沿内长城行军,从绥远方向突然插入北京,偷袭京畿要地。”他苦笑道,“我军虽占了京畿大部,但各个门户要地都在敌手,确实难以防范!” 林风点了点头,“培公说得不错,”他转身朝赵广元拱了拱手,“老赵,这回是兄弟的不是,不该不分青红皂白就朝你发火!” 赵广元受宠若惊,急忙站起身来连连回礼,很有些不知所措。虽然无缘无故挨了骂,但他倒也没什么怨怼,他从军多年,军队中上级对下级一向粗暴无比,这事司空见惯,他早已习惯了,见林风如此郑重其事的道歉,一时间很有些感动。 “老赵,时候不早了,你早点回去歇息,明早你部为先锋,我的中军随后跟上,不管图海有什么花样,这通州都是不可不救!” 次日黎明,汉军大队从武清出发,这次的回援部队全部都是汉军的菁英主力,其中赵广元的骑兵除了留在天津大营的几百骑之外几乎全拉上来了,总计三千多人,而林风的中军除了在第一战中战损至七百人的那两个火枪营被扔在大营修整之外,其余火枪部队都是完整齐编,但施琅的火炮部队却多有残缺,出于行军速度的需要,那些重达数千斤的攻城重炮都被留在天津,现在军中的火炮都是八百斤一下的小炮,人数也只有七百人左右。全军兵力约一万一千人许。 此时正值麦收不久,虽然北京地处幽燕,但天气依然十分炎热,沿着官道行军的汉军士兵身着甲胄,手持器械,个个汗透重衣,炮兵营虽然配备有骡车,但对士兵来说并没有什么帮助。因为快速奔跑的关系,队列显得很有些散乱,虽然带队的军官来来往往不停的呼喝训斥,但却看不出有什么效果。 到了下午,天气愈加炎热,幸亏汉军在招募士兵时把关甚严格,士兵的身体素质大多良好,否则在这样炎热的天气下快速行军,不知道要丧失几成战斗力,饶是如此,骑在马上的林风依然可以看到,队伍中不停的有士兵中暑晕倒,随即被军官扔在道路一边。 “命令施琅……”林风皱了皱眉头,看上去很恼火,实际上对于行军路上会出现什么样的问题,他也没有任何准备,“从中军抽出一个营来拨付给施琅指挥,炮营也尽量腾出骡车来,组织收容队收容中暑的弟兄!” 当传令兵领命而去后,他转头朝旁边的周培公道,“培公,现在到了哪里?” “前面就是河营,”周培公这两天来时刻手捧地图,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过了河营赶到马驹桥就好办了,届时跨运河、把持官道扼守要枢,可与通州、北京三方呼应,必可围歼……” “报————”远远地,一名骑兵飞驰而来,拖长了声调一路狂喝,官道上的士兵骡车纷纷让路,林风抬头望去,一眼就认出这是赵广元的随身亲兵。 “报大帅……”亲兵喘着粗气,神色惶急,“赵将军差我急报,我军正前方发现大队清军骑兵,兵力不详……” 林风霍然色变,却听那骑兵继续说道,“……此外,我军西侧亦发现清军游骑,斥候不敢深入……” 糟糕,林风此刻脑中仿佛雷鸣电闪,嗡嗡的听不见任何声音,模模糊糊忽然想到一个词:“围点打援!” “……大帅……大帅……”恍然良久,忽然发觉有人在拉着自己的胳膊,一抬头,望见周培公那张清秀白皙的脸庞,林风渐渐定下神来,强自按捺下心中的惊惶,努力平缓声调道,“事已至此,培公有何教我?!” 周培公摇头苦笑道,“还教什么?大帅说笑了。”他看上去甚为镇定,“这回确是中了图海那厮的奸计——大帅请看,”他指着马鞍上那副简陋地图,忽然张开双手,在身边画了一个大圆圈,“这里地势平坦,而且全是有浮草的沙土地,正合骑兵大队冲杀,而离我军距最近的村庄、大柳庄亦有二十多里……而且我军行军疲惫,士卒劳苦,对方以逸待劳……”他叹了一口气,“此仗不易。” 林风抬头看着身边的火枪队,心情渐渐平静下来,听完周培公的分析,忽然冷冷一笑,“那按你这么一说,咱们只有投降了?!” “自然不是,”周培公苦笑道,“现在我军唯一依仗的就是器械了,若是这火枪火炮真有大帅原来说的那么厉害,还是可以打一仗的!”言语之间,显然对火枪营信心不足。 林风点了点头不置可否,朝周围仔细的看了看,忽然在马上坐直了身子,大声发令,“停止前进,收拢队伍,前队列阵戒备,”他抬起手来,指着官道不远处的那座小山包道,“后队在那里立营!……”话未说完,前方忽然传来了隐隐雷声,极目望去,尘土飞扬之下,一长溜哨旗逐渐露出尖顶,大片大片的骑兵裹着灰尘,如同幽灵一般突然涌出了地平线,如林的马刀斜指着天空,杀气腾腾的径直朝这边冲杀过来,一时之间,汉军上下,个个面面相觑、惊恐万分。 林风忽然侧过身子,抬手对着旁边痴呆若傻的李二狗就是一个耳光,李二狗的脸颊瞬间红肿一片,口鼻间鲜血狂喷,他茫然抬头,只听林风面色狰狞的大声吼道,“王八蛋,还不去传令?!”言罢未等李二狗反应过来,林风马鞭大力挥下,狠狠地的抽在马臀上,战马长嘶,猛的发力朝前奔去。 刹那间,汉军主将一人一骑,在士兵们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居然迎着前队狂奔而去。 旗手最先反应过来,眼见大帅前进,未及思索,下意识的一夹马腹,高举着大纛跟了上去,随即一众亲卫如同大梦初醒一般,纷纷叱骂着战马,紧随其后。 林风一边策马狂奔,一边嘶哑着嗓子大声喝骂,身后的“林”字大旗在高速奔驰中翻卷吞吐,径直赶至前列。各级军官如同被抽了一鞭一样,立即反应过来,推攘着自己的士兵整理队形,前队横列举枪,后队蜂拥朝山包上涌去。 军心大定。 赵广元策马立在一座小坟包上,一手捏着缰绳,一手擎着单筒望远镜,其实现在清军大队已经距离不远,不用望远镜也可以看得十分清楚,他之所以摆出这么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只是想让身后那些慌张的骑兵们镇定下来。 他的骑兵也多是新兵,虽然这些北方汉子在入伍之前多有乘马经验,但毕竟骑马和骑马打仗是两回事,所以战力实在不容乐观。 不用仔细观察,从军多年的赵广元一眼就判断出了大致敌情,面前的这支清军是全骑兵部队,人数至少在五千人以上,而且绝对是精锐中的精锐,看上去大多数士兵都至少有三年以上的军龄,骑术精良,高速奔驰之间队伍依然一丝不苟,数千骑兵同时行动居然连马蹄声都错落有致,人不吼马不嘶,联络的号角亢然短暂,猝然急停秩序井然。 他放下单筒望远镜,微笑着转身对自己的骑兵扫视了一眼,身后的骑兵这个时候已经镇定了许多,三千多人的阵列中鸦雀无声,只有战马胡噜着偶尔喷着响鼻。 赵广元满意的点了点头,回过头去,虽然面上非常镇定,但他心中却十分清楚。此刻他心中十分矛盾,自己的部队是无论如何打不过面前的敌军的,若是冒冒失失和清军硬拼一场,他心中实在是有些不舍——这一仗打完了,他以后就恐怕没有猴子牵了,他不比王大海、刘老四这些人,他是骑将,他的部队是骑兵,步兵部队打完了容易补充,但骑兵部队一旦遭到毁灭性打击的话,再补充起来就千难万难了。这里不是辽东也不是大草原,这里是关内平原。 不过虽然不舍,但赵广元却也没有违抗军令的想法。到现在为止,他的一切都是大帅给的,就算全赔上了也未必没有翻本的机会,大帅非常人,赵广元对林风有一种类似于神秘主义的信任。 他看了看后方,心中有些焦急,传令兵到现在还没有到,是逃是战,大帅的命令还没有到,此刻对面的清军已经歇了一会了,畜力很快就会回复过来,两军相距不到两里,数息之间就可以冲到面前,骑兵不比步兵,如果清兵要冲锋的话,自己无论如何也得跑起来。失去马速的骑兵还不如步兵。 正在焦急思索之间,清军的后阵忽然尘土飞扬,又是一彪骑兵赶到,打头的一面大旗高达数丈,翻卷之际隐约可以看到“抚远大将军……”字样,未等尘土落定,数十面牛皮大鼓轰然齐鸣,对面的清军大队猛的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呐喊,原本平直如一片水面的阵线忽然波澜策动,大队骑兵轰轰隆隆践踏着地面,如一片乌云一般劈头劈脸的扑了过来,数千精骑不住加速,愈来愈快,牛皮大鼓鼓点如潮,如同雷声阵阵,气势万均。 “报——”一骑飞来,汉军骑兵如潮水一般层层裂开,传令兵疯狂的抽打着战马,嘶声长呼,瞬间冲到赵广元身边。 赵广元心中一松,军令终于来了,他一把抓住喘着粗气的传令兵,“大帅怎么说?!” 传令兵呼呼的喘着气,脸色却非常古怪,焦急中居然透出三分忸怩,“……军门……大帅、大帅他跟我说……” 赵广元十分不耐,同时怒火上涌,他一把拿住传令兵的脖子,“他妈的,大声点!快点说!!” “咳……咳……大帅要我……”传令兵被挤得喘不过气来,挣扎着大声叫道:“……大帅要你捏捏下边,看看那玩意还在不在……” “什么在不在的?……”赵广元有点抓狂了,回头瞅了瞅身后,自己的骑兵忽然个个神色古怪,他愣了一愣,猛的回过神来,黝黑的面皮立即涨得发紫,狠狠地一巴掌把传令兵打下马去,想也不想一把抽出马刀,发泄般用刀背拍打着战马,一声不吭的迎着清军大队率先冲锋。 汉军骑兵忽然猛的爆发出一阵狂笑,随即大队策动,紧紧跟着自己的主将,暴风骤雨一般迎头朝清军扑去。

  越是接近皇宫守卫和关卡就越多,最后干脆成了铜墙铁壁,铜金色的墙壁将各个咽喉要道割裂成了一个金色的迷宫,而几乎每一道铜门背后都有一门隐藏的安德烈重炮,一旦有入侵者进入,不但会因光晕而迷失方向,而门后的火炮会让这里成为一个人间炼狱。“炼狱门”因此得名,历史上从未有任何入侵者或大型部队成功穿越过“炼狱门”。与“炼狱门”齐名的皇宫防御型关卡还有“天堂路”和“神罚”,其中“天堂路”与“炼狱门”一同构成了皇宫的防御系统,而“天堂路”,是比“炼狱门”更为恐怖的存在,因为“天堂路”的防御等级定位是…………防御毁灭型机械重火炮群!!但同时“天堂路”又是通往皇宫的最近路径。

  “哒哒哒哒哒……”

  有人向“天堂路”来了。

  那是一个传令兵,骑着一匹灰褐色的大马,风尘仆仆,随身除了背上的金黄色卷轴外没有任何行囊背包。传令兵向守卫喊道:“开门!超紧急传令!”守卫愣住了,当这么久守卫也只听说过紧急传令,什么时候有过超紧急传令!?恍惚间手竟然按下了开关。锁舌弹出,金铜色的大门缓缓打开,传令兵赶紧乘着一丝缝隙进去了,守卫刚想叫住他,传令兵已经跑开很远了。

  国王打开黄金传令书,刚读几段便皱起了眉头,国王读完传令书,挥挥手:“下去吧。”传令兵赶紧后退着退出大殿。国王忽然站了起来,俯视着台下的臣子们,威严的目光犹如一把利刃扫视着大殿内的每一个人。

  “魔鬼之都重现。”

  殿下一片哗然,大臣们皱着眉头议论着这件事,魔鬼之都,那可是魔鬼的都市,黑暗中的圣地。早在王国建立之初,就有关于魔鬼之都的记录,魔鬼之都,最初出现在王国南边的沙漠,开始别没有什么异象,于是有一些考古探险队前往这个漆黑的巨塔中。但是从此进去的人都开始莫名失踪,这一事件引起了皇室的注意,并且派出了多组中、高议会调查组进入调查,但结果……均为失踪!这个黑暗之物立刻在整个大陆上掀起了轩然大波,然而真正可怕的事情才刚刚开始。各个国家的魔导士们汇聚于此,最后决定联合释放一个超魔法封印阵.但仅仅三天后便被其吸收殆尽!更为骇人听闻的是,曾有大魔导师向其发射数枚“风巢弹”后竟衰竭而死,从此连候鸟都改变了迁徙方向。

  魔鬼之都成为无人敢于接近的禁地,三年后又神秘消失,直到今天。

  “现在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大陆正在面临考验,”国王缓缓的说道:“如果我们在这次战争中失败,那么我们毫无疑问必将面临毁灭,因为……我们面对的是六座魔都的魔军的围攻!”

  不少人倒抽了一口冷气,六座魔都……一座魔都已经足够棘手了,六座魔都……那将是整个大陆的一场前所未有的灾难!不少将军们都握紧了手中的剑柄,大臣们都压低住了呼吸,一种不可名状的恐惧在空气中蔓延开来。

  “如果它们是恶魔,那么我们就代表上帝把它们打回地狱去!如果是别的什么,就更好办了!”国王突然打破沉寂:“所以我们必须一战,而且毫无退路,如果有人想要退出,我不反对,他和他的家属将会被编入撤退的部队中,但是上了战场的人,都必须是勇猛无畏的战士!!有人想要退出吗?这是最后的机会!”

  威严的声音在大殿回荡,大臣们呆呆的仰头看着这个平时看似整日饮酒作乐、少理朝政的国王,此刻却充满了皇者之气,凌厉的声音像是在责问,就像是心里被埋藏了很久的声音,这一刻,天堂和地狱的大门同时大开。

  维克多将军举手:“臣愿代表国王讨伐它们,并将其赶尽杀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