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章 赶鬼 赤川次郎

 必威app下载     |      2020-01-16 16:29

《寻宝》片段

“怎么偏偏是这样!”当片山晴美说出这句话时,有人哈哈大笑。他是目黑警署的石津刑警,自称是——晴美的恋人。“有什么好笑?”晴美惊讶地问。“我就猜到晴美小姐一定会这样说的。”石津一边操纵着驾驶盘一边说。“只有你说罢了,我可没说那个!”片山义太郎气鼓鼓地盘起胳膊——娃娃脸的他,生气了也没什么气势。即将三十岁了,一直没有培养出警视厅搜查第一科刑警的威严。这个跟当事人的责任感多少有关。对了,这一晚——现在时间是晚上九时,外面下着冷雨——坐在车上的是负责驾驶的石津,还有坐在后座的片山兄妹,以及猫一只。光亮的毛色,优美的三色猫,芳名叫福尔摩斯……这四个人——不,一猫三人(请注意,猫在人之前),这晚之所以驱车出游——“那么,‘他’真的出来了?”晴美说。“是那么听说的。”石津回答。片山“哼”的一声,说:“那种东西,肯定是骗人的。现在还玩鬼屋,未免太落伍了!”“可是,石津的朋友不是真的这么想么?”“对呀。他非常害怕。”“一定是迷信的家伙。”片山问。“不然就是个傻瓜,反正没什么见识就是了。”“他是东大出身的理论物理学家。”石津说。片山连忙装咳。“我第一次听到,石津的朋友之中有那种人物。”晴美说,福尔摩斯“喵”的一声,仿佛表示“赞成”!“别取笑我了。”石津苦笑。“所谓朋友,其实只是小学同校罢了。中学以后,就象活在两个不同世界的人。”“那为什么会谈起今晚的事?”“咦?我没告诉你们吗?”“你什么也没说呀。只是邀请我们去鬼屋‘赶鬼’而已。”晴美说。“都是你,没问清楚就马上答应!”“哥哥你住口,你怕的话就回去好了——石津,你说说看。”“昨天中午,午饭过后我去吃拉面,吃完拉面还觉得不够饱,又叫了三文治。”“在同一间店?”片山问。随着尖锐的“劈啪”一声,雷电闪光,接着响起震荡丹田的雷鸣。还没谈到正题,已充满怪异的气氛。雨势恍若要淘洗黑暗那般猛烈。石津说:“那些三文治不太好吃……”“你不是石津吗?”过来打招呼的,是个身材颀长,予人精明感觉的男人。不是那种狡黠的类型,而是有某种纯情的、属于学者的纯朴气质。个”“咦,冈村。”石津说。“好久不见。”“可不是——我可以坐下吗?”“可以。你没变呀,一眼就知道是你,依然一副秀才的长相。”“你也没变。”冈村愉快地说。他没说石津什么没变,可能是他细心之处……“你是刑警?”冈村向石津反问。“很奇怪吗?”“不,不是。不是的。只是……”冈村似乎沉思起来。“怎么啦?”石津问。冈村有点迟疑地说:“……念在从前的友情份上……其实,我有件事相求。”“说说看嘛。是不是被人催缴欠款到处讨债?”“不是。其实——”说到一半,冈村打住。“喂,这边。”后面那句话,当然不是对石津说的。走过来的,是个廿二三岁的美少女。少女名则田代宏子,她父亲是个教授,也是冈村的恩师。冈村和田代宏子快将结婚。“我们有件伤脑筋的事。”互相介绍过后,冈村说。“噢。”田代宏子意外地说。“你把那件事——”“对这个人说没关系的,反正我们也要请人帮忙。”“到底是什么事呢?”石津在二人的脸上看来看去。“其实,我和宏子结婚后,将会继承田代家在郊外的一幢老房子。最近几年都没人住,相当宽大。”“那真令人羡慕!”“尽管老旧了。只要整理一下就能住人。而且,我和宏子宁愿住这种老房子,也不住市中心的公寓。”“那不是很好吗?”“可是事实并不如此顺利。”冈村叹息。“为什么?”冈村和宏子稍微对望一眼。“因为——”说出来的乃是宏子。“那里有鬼。”雷鸣透雨而过,响彻四周。在白色闪光中,一幢古老的洋房浮现了又消失。“好象到了。”石津放慢车速。车子到达玄关前面时,片山打开车门,冲到凸出的屋檐底下。晴美和福尔摩斯也跟着他这样做。“暴风雨之后的夜啊——适合赶鬼的天气。”片山叹息说。“欢迎光临。”突然背后传来声音,片山哗然叫着跳起来。玄关的门打开,有个年轻男子站在那里。“你是冈村先生吧。”晴美说。“是片山小姐吧。请。石津怎么啦?”话还没说完,石津冲了进来。为了不让雨淋湿,他低着头走,没察觉眼前开着的门。冈村连忙退到一边,石津以快速直冲入屋内。“石津——”晴美的喊声已迟了,里面已传来“乒乒乓乓”等物件倒地的惊人声响。“还是老样子。”冈村笑了。“来,请。宏子也在等着。”“听说有鬼。是真的吗?”“是的。”冈村认真地点点头。“大概是殉情自杀的吧。是对年轻男女的的幽魂。”“可是那种事——”“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许多不能用道理解释的事情。”冈村说。片山和晴美下意识地对望一眼。他们没想到,那样的说法会出自东大出身的理论物理学家的口。石津终于爬了起来,注视那个被他撞翻的木雕熊摆设物。“哎,抱歉。”他搔着头说。片山安慰他:“这才是你嘛。”“哦……”客厅有点象是从《咆哮山庄》的世界跑出来的古典格调,阴气沉沉的。屋内满是尘埃,仿佛真的会有鬼魂出现。“有劳各位专程跑来——”向他们走过来的,肯定是田代宏子。“是片山先生吧。小姓田代。”“有我们在,没事的。”晴美说。“喵喵。”福尔摩斯也叫。“呀,猫!”宏子松一口气似的笑逐颜开,向福尔摩斯弯下身。“已经出来了吗?”石津对冈村说。“不,还没。凌晨一点以前是没事的。”冈村说着,神色紧张地环视客厅。“到一点钟就会出来吗?那么,还有两小时。”“大家好好休息一下吧。”片山并不相信幽灵,可是在这种场合。他没有“休息”的心情。“是怎样的情形?”晴美问。“年轻男女的影子,在那面镜子中浮现。”宏子指的是在墙上的大型全身镜。长方形的直镜,周围刻着美丽的浮雕。“很出色。”片山说。“旧的吧?”“我想是的。”冈村点头。“因为镶在壁上的关系。不能拆下来。”“我也问过家父,”宏子说,“他说因为很少住在这儿,所以什么都不知道。”“可是,传出有鬼出现的事,起码知道有些什么传说——”片山说到一半时,摆在镜子旁边不远的大挂钟,“咚”的一声敲了一下。“十一点啦。”石津喃喃地说。当挂钟敲第二下的同时,客厅的灯熄了。

克子把睡着了的女儿千绘重新抱好。

睡着了的小孩很重。尤其克子的体型比较娇小,抱着有着三岁小孩标准体重的千绘并不轻松。

如果没迟到的话,下一班特快火车应快来了。

克子竖起耳静听黑夜的底层。

她走上堤坝,看尽轨道——还不见有特快火车前来的影子。

不管这条路多么少人来往都好,现在的时间还没太晚,想到随时可能有人经过时,克子的心不由七上八落起来。

她心房的一角并非没有期待。可是那是对千绘的,不是对自己的。克子本身已心疲力倦,她毫不迟疑地选择了死。

“怎么还不来……”

恍若答复克子的低语似的,远方响起了汽笛。过了一会,轨道开始发出低沉的声音。

啊,终于来了……

这样一来,一切就了结了。克子想。如此痛苦的人生,为何还要继续活下去?

倘若说自杀不好的话,希望人生可以过得愉快一些才是。

“来吧——千绘,睡吧。”

克子抱好干绘。黑暗的深处,可以见到列车的灯。它逐渐逐渐、并确实地变大。

克子站在路轨旁边,预备立刻冲出去。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