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村京太郎短篇探案小说:恐吓者_侦探推理_好文学网

 必威app下载     |      2020-01-16 16:29

森口实实在在地掌握了“森口制片”的实权。他决定在三个姑娘中强行推红铃村由美

清美生前欠很多钱,手腕有伤口。

首先是森口,那对方还有什么必要用平假名写信,掩饰笔迹呢?

为了挽救濒临破产的工厂,社长以自杀的方式伪造成他杀,以骗取巨额保险金。而他的妻子虽不知情,却默认了这种事的发生。

呀子从助手席上下来,冲着林子伸了个懒腰。

由美子知道后敏感到坂木的存在令自己以往偷情事件暴露,于是考虑用合法手段来杀死坂木。于是打印信件引诱坂木到礼美房间,然后用猎枪打死他。

呀子一边不停地侍弄着头发一边问道。

故事的开头就是坂木按照礼美给他的信中指示,从车库直接找到礼美房间,还没靠近礼美的床,由美子就端枪出现了。

“当然,到了明年,我还要给你买一枚更漂亮的结婚钻戒的。所以你别想那么无聊的

樱井曾在文化培训班教课,由美子是为数不多的学生之一,并且有很多次只有她一个人来听课。

被要求提供金钱。信中提到要报警,但到目前为止好像并没有要报警的意思。

细谷找到小杉家,遇到同为橄榄球队的山下,他帮着小杉看家。两人忆旧喝酒,半夜三更,细谷醒来关灯,看到外面人影像清美,追出去,人不见了,颇有幽灵的动静。细谷打电话,无人接听,就打给同一公寓同家店上班的织田不二,发现清美死了。不二遇到的小杉,正是凶手。看来像激情杀人。

写信人目击了森口在法师温泉附近的杂木林里杀死了呀子并掩埋了尸体的过程,这一

一如既往,构思精心,巧妙布局,悬念迭起,又慢条斯理。

betway必威官网,果然,由美子在“森口‘制片”的大力运作下一举成名,并成了一部电视连续剧的主

最精彩的分析是如何将自杀伪造成他杀,也是机关算尽。

说着,森口便把由美子搂了过来。而且他的手顺着由美子的小腹向下滑。平时一到这

20多年前他的情人樱井努是一个设计师,妻子因病去世,和女儿一起生活。当时森崎由美子每周都去樱井家。

小心、仔细地看了看四周。

当事情失败,清美被割腕又醒来,小杉掐死了她。只能说成激情杀人。

但是……

必威app下载 1

姓求助合作,搜寻了该粟树一带未果,认为可能被诱拐,表示将继续搜查。

汤川认为不合逻辑的地方是礼美母亲没有听到确切入侵者,何以就端着猎枪出现了?而礼美还在熟睡。

那不是前几天森口花二十多万日元给她买的那枚钻戒。如果在她的无名指上闪着那枚

案件出现时,很简单:擅闯民宅。交通逃逸。草雉警官找到汤川,层层揭开迷雾,使真相浮出。

这个人知道被杀的是过去的明星森口呀子。但是连我也清清楚楚地看见了吗?

第五章预知梦之少女篇

他回到田园调布市的家中,听佣人说呀子于两天前出门后至今未归,便去她的亲戚、

由美子给自己女儿取名叫森崎礼美。

如果没有目击者,那写信的人就是由美子了吧?

拧动小杉音响的音量旋钮就会出现杂音,这种现象,用音响厂家的专业术语来讲,就是刺啦。音响老化才会发出这样的声音吧。但小山家的音响很新。刺啦的本质是硅化合物。涂在旋钮上的润滑油和飘浮在空中的硅粒子结合,就会产生这种东西。一些音响设备厂家得到过这样的奇妙数据:摆在love hotel里的音响,会比正常情况下的音响,更早出现刺啦的现象。就是女性使用的发型喷雾剂,所含的硅粒子进入了音响内部。而小杉留的是小平头。

从警方仍不知道这一点来推测,看来这是一封威胁的信了。如果知道森口是杀害呀子

真子活着的时候经常和附近的男孩坂木信彦在公园玩,真子死了,女孩父亲就把娃娃送给了信彦,信彦的妈妈嫌不吉利,让他把它扔了。不过喜欢画画的信彦还是用彩笔画了这个娃娃做纪念。两年后的某一天,信彦突然想起了娃娃的名字,他坚信自己未来的恋人就叫森崎礼美,写了作文《我的梦》,到27岁还抱着这种梦,当偶然知道有个16岁高中生就叫这个名字的时候,他就没完没了的打电话写信,还守在女孩放学路上。

对方到底是什么意思?

后来真子被车撞死,两个大人一直保持关系,后来由美子怀孕,两人分手。

森口心中充满了不安与愤怒,一边颤抖着双手一边打开了这封信。

樱井的女儿真子很喜欢由美子,总是抱着由美子送给她的布娃娃,真子给布娃娃起名叫森崎礼美。

“怎么突然变得这样了?”

第三章.骚灵

“如果有人知道她去了法师温泉不就完了吗?”

然而并没那么简单。这是一起预谋案。

呀子仍然处在自己被大批“追星族”追逐的良好感觉中。她对别人的事历来有清醒的

杀人凶手是森崎由美子。

他和由美子各有一把房门钥匙。这时由美子还没有回来。森口打开房门,进了房间。

杀人动机是为了掩饰她17年前出轨的真相。

“两个月还不是一转眼的时间?”

第一章预知梦。

司,比如说去冈本英太郎的公司易如反掌。

凶手是细谷从大学时代的朋友小杉浩一,同为橄榄球队队员,相识十年,每月会见一次面。起初让人误以为两个朋友都喜欢上了长井清美,就在细谷要和浩一摊牌,告诉他清美喜欢的是自己,浩一却杀了清美。

“啊,是挺不错的。”

第三者以死威胁,假自杀变成真自杀。直树出轨,妻子静子也出轨。和直树搭档的峰村出轨。隔壁少女的预知梦,不需要侦破的案件,自有结局。

由美子要取代呀子的位置。因此她不应当进行这样的威胁。而且森口已经明确表态,

不过猎枪没有打中坂木,坂木在逃跑时撞倒了居民造成交通逃逸。很快抓住了。

“把你老婆接来后怎么办?”

幽灵,巧合,破绽。

汽车开始爬坡。呀子背靠在座位上闭上了眼睛。大概从上野上了火车,到这儿后已经

文/云飞泉跃

森口接下来又产生了一个疑问。

必威app下载 2

“你给我发誓,你是老子的!”森口用命令的口气说道。

金泽赖子和小杉浩一秘密交往,警察能找到源于一个细节。

但这个“打工仔”和当社长的呀子搞到一块儿去了。

一个没有和女性交往的小杉,却原来为了帮心仪的女子掩盖一场肇事逃逸事件。她撞飞人的事恰好被清美照下来,于是敲诈勒索。两人商量将清美伪装成自杀,一个负责将其昏迷,割腕,找出证据销毁。一个伪装成清美的样子,混淆事实,帮助小杉伪造不在场证明,小杉和同事约好半夜一点汇合去大阪采访。

白色的信封。信封上的字迹和前三封的一样,并且也写着“森口呀子先生”。

第四章鬼火之谜

森口呆然地看了半天封信上的文字。五六分钟之后他用颤抖的手打开了信封。他想在

一个老太太被亲戚谋财害死同时杀害了目击者的故事,从侧面入手写。每次都会求助汤川。惊悚的是房子会自己震颤。

森口用僵硬的目光一封一封地看着,但那封特有笔迹的信没有找到。

故事显然没有这么简单。因为幽灵还没出现。

“我呀,”森口突然用手紧紧地捧住由美子的脸,盯着她说道,“我下决心了。要了

第二章.见到幽魂

目前由美子在一家电视台制作节目,是每个星期一下午。她在等着上节目时,有时间

从细谷的视角入手讲长井清美,一个奢侈女子,爱拍照。她是被害者。

员工们个个胆战心惊,不知做错了什么事,有的年轻女员工还被训哭了。

“比起你太太,我的身子是不是好的?”

“不是给你买了公寓了吗?”

“不嘛。女人的身子心情不好时就特别干,那样会不舒服。”

从常识来考虑,对方是这儿的人的可能性要大。

和以前一样,里面只有一张信纸。而且也是用平假名写的。

森口先把这个女孩的尸体放进车里,然后又取出一条床单,把呀子的尸体包起来,放

但是这些热闹的采访很快就平息了。如果是五年前,呀子失踪了的话,周刊杂志会一

的。而且现场一个人都没有。自己是在确认了没有人之后才动手杀死她的。

必威app下载,杀死妻子呀子的事只对由美子讲过。这样说来,那两封奇怪的信只能是她写的了。

要不把她骗出来也杀掉她?可万一写信人是另一个人,杀了她后事可就更麻烦了。

并让我写好信封投入信筒里。由于信中说了许多里美只想让您一个人知道的话,所以她不

像要安抚自己那颗焦躁不安的心吧,森口打开了电视机,突然在荧光屏上露出了由美

用平假名写的这封信和笨拙的字体,却给森口一种不祥之兆。

让我看而把信守出去。我尊重她的意见,从没有看过她写了什么内容。

他知道没有人目击到这个杀人现场,可那几封威胁的信不是假的。只要尸体还埋在这里,

也沾了许多鲜血。地板上也是血流成滩。

她这种“魅力”勾得魂不守舍的一位。所以他才斗胆下决心杀死妻子呀子,想和由美子过

疑您是否被害,于是全力投入搜手行动。但电视剧中演了一半就因故停播了。我的女儿里

“我就喜欢像你这样凉凉屁股的女人。”

“我想要辆车嘛!白色的布尔什。而且我想一个星期上两集电视剧。明星嘛,一定要

森口的脸色变得苍白。写信人不是那个捡栗子的女孩。

很累了。过了一会儿,她居然发出了一阵阵鼾声。

然后就是五年。制片公司很兴旺,但呀子的名气却开始走下坡路。因为她一直沉醉于

森口明白的只有这一点。但到底是不是这条大街上的人,他不可能一个人一个人地去

势提出离婚的话,他肯定会被逐出“森口制片”的,因为虽说他是社长,但实权仍然掌握

到了明年……

早报什么也没有登,但晚报却登了一小条消息:群马县一农家女儿下落不明报纸上还

由美子尖叫一声,转身又回到走廊上。森口几步就追上了她,并朝她后背狠狠地连刺

认为也许可以理出头绪来。

立出来成立了“森口制片”。而森口当时则不过是她的“打工仔”。

姐,并与有关部门达到了共识。

森口这样想着,日复一日地处在惶惶不安之中。但警察既没有到公司来,也没有找上

每天公司里都会收到二三十封给下属的招聘部门的自荐、推荐信。

密,说森口杀妻一事,她自己也要考虑会不会因同谋而受到牵连。因为呀子被害的时候,

知道我是谁。所以才写“坏人”两个字。

森口的手指在由美子的后背慢慢滑动着,渐渐地滑到了她那丰满而浑圆的臀部。她今

森口心绪很好。他还从自己的零用钱里取出二十万日元给由美子买了一枚钻戒作为礼

这可是漂亮的一着。写信人知道,森口呀子死了,写给她的信她本人是看不到的了;

其家产的栗子树林收捡栗子,直至今天早上仍未回家。该家庭向警方报警。警方向当地百

森口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她的左手上戴了一枚戒指。

“那儿有一家猿京温泉,你先住在那儿好不好,我可以和你在那过上三天哪!随后如

“你再也写不了威胁我的信了!”他喃喃地说道。

胁的信全都是星期三收到的,在社长室里他也心神不宁。他真想让这一天马上过去。只有

不能认为这是威胁,至少在字面上不是威胁。因为像是在和死去的呀子说话。

两天后,森口若无其事地和由美子一块儿回到了东京。

如果当时没有杀死妻子呀子,也许就会终止杀她的念头了,但杀了也不后悔,不过那个小

也许看见了。但我基本上没上过电视,也没有上过周刊杂志,所以既使看见了我也不

说着呀子摘下了太阳镜。

左手写的。为了掩饰自己的笔迹,这是一种常用的方法。

我杀不了她……

当然要去看看。我想社长也一定去偷偷地看了看。对不对?”

果警察查问,就这样回答,昨天、今天和明天我们都在一起。”

怀疑只是怀疑,但森口却总抹不去脑海中涌出的“怀疑”。杀死妻子当然是为了自己,

于是,一有陌生人来公司访问,森口便少不了神经一阵高度紧张。

她脸色苍白,死死地盯着森口一会儿,但又突然扔下竹筐,拼命地逃跑了。

结这件事。我要杀了她,和你过!”

写完这封信,这样一来,第二天寄出,第三天即星期三便可收到。

因为目前对方还没有提出明确的敲诈内容,所以既使警方一旦发现了这件事,倒霉的

公司里已经没有了森口社长和呀子副社长。没有办法,秘书只好拆开了这封信。

他驶入了记忆中的那条岔道。这儿依然没有一点生气。红叶比上次来更加浓烈,快要

突然被由美子这么一问,森口吓了一跳。

我再也无法忍受了。你太可怜了。光流眼泪也无济于事。你那凶手的丈夫做出一副若

“呢……”

“再有两个月咱们就成一家人了,我还要给你买车呢?”

信里她写了什么,怕您担心所以马上写了这封信。我非常担心我女儿的这个毛病会给您和

近,给森口的心理一点点地加强着压力。

闪发光。这是目前凭她在公司里的收入所无力购买得到的戒指。

是不是要达到让我始终处于紧张和恐惧的状态中?

由美子变了。也许她认为自己渐渐地成了明星,十分了得了。她要找一个与自己“般

这么说不应当有目击者了。

长也不是不知道,过去一直都是这样的。”

凶手是谁;在第二封信里提到了警察;第三封信里说已经知道了凶手是森口。这样层层逼

“你怎么又来晚了?!”森口生气地问道,“去S电视台录节目应当十一点结束,十

群马县N郡农民山下德之助先生的长女正子小姐,于昨天下午三点左右去

朋友那里打听了一下,然后向警方报警,提出寻人启事。

给她买车的理由,也皆由于怀疑由美子是不是威胁者。虽然森口也知道这仅仅是怀疑,自

“你像以前那样温柔点好不好。这么大的劲儿特别不好受。”

森口默默地将大号水果刀向她刺过去。

这儿位于东、西山之间。西侧的山峰上由于杂木林的遮蔽,在那儿应当看不见这里。

角。她的嗓音也颇受唱片公司的青睐,初的一曲《申斥我》唱片竟发行了三十万张。

由美子发出了一阵阵惨叫。鲜血从她后背泉水一般涌了出来。一位正好来到走廊的中

尸体大概已经白骨化了吧?要把她的随身物品找出来,重新埋到别的山谷中去。好

森口一下子成了采访的众矢之的。他一面坦然地回答“不知道”、“不清楚”,一面

她简直是一只白眼狼!

森口认为答案只有一个,也就是说写信人是森口身边的人。是为了不让森口认出笔迹

警察在干什么?如果挖一下那座山就会真相大白,可警察还是什么都没干。我想你要

“还是很安静的地方。”

年刚刚二十岁,和妻子呀子比起来,由美子的肌肤更加富有青春的弹性。

由美子终于倒在了走廊上,一动不动了,只有鲜血仍在地板上流动着。

烟灰缸上再烧掉这封信,可不看看里面的内容会更加不安,所以他一定要再看一看。

森口开车回到东京时,已近凌晨三点了。

这一带的杂木林里栗子树很多,当时森口没有想到,这个时期正是收栗子的季节。

那年轻而充满激情的身子时,森口就会忘记威胁信中的话语了。

女孩尖声喊叫起来。森口慌忙用一只手捂住她的嘴,用另一只手卡住她的脖子。

森口也不再计较她的态度。他搂过由美子那青春的身子,又温柔地进入到她那甘美的

埋完尸体,森口疲惫不堪。回到车上,他闭上眼睛休息了二十多分钟。

森口双眼红得冒火。他又朝由美子身上疯狂地刺了几刀。顿时鲜血进溅,森口的身上

我女儿向来就有把电视剧里的情节与现实相混淆的毛玻看了这部电视剧她也是这样的,

“红叶很漂亮,我忍不住停下了车。”

的字也许是另一个人写的。看来对方十分谨慎。

而且她还有要“跳槽”的迹象。森口知道凭目前由美子的名气,她随便到哪家影视公

森口叼着烟,试着回答自己提出的这几个问题:第一是收信人地址。对方知道死者是

然在信封上写着死了的森口呀子的名字。这只能解释说对方这样写有什么目的。而目的又

别的奇怪之处还有几点。森口将这一些一一回忆起来,并整理了一下。根据这些,他

凡写给森口制片的书信,一般都写“森口社长”或“森口孝夫先生”。

“你不能有这么说。”

“前天?我感冒了,在家。”

他又看了几遍,信的邮戳日期是昨天的。是山下正子死了之后的。

被他欺骗了。我想我应当报警了。

森口大惊失色,他连忙放下尸体的双腿,猛然扭过头去。

“嗨,好多零碎事儿啊!录完像就走人哪行啊,怎么也要和大家寒喧几句再走哇。社

有人,由于树的遮挡,森口是无法看到的。

森口一边挖着这黑色的土地一边唠叨着。

从每星期一晚八点开始播放一个小时的您于四年前在S电视台主演的一部悬念凶杀案的电

第二天,写着“森口呀子先生”的一封厚厚的信件又送到了“森口制片”。

又有其他的事情了成了人们的新话题。

邮戳仍然是“涩川邮电局”。

又过了一个星期之后,那个信封上照例写着“森口呀子先生”字样的信又寄到了公司,

字写得像孩子一样笨拙。但森口认为这是成年人故意模仿孩子的笔体写的。也许是用

附近派出所接到报警的警察已经迅速赶到了,森口依然呆呆地伫立在尸体旁边。

天也是晴天,天气也很冷。

埋了”,而没有写“我看见”。森口对由美子说过要埋掉呀子的话,不过她并没有“看

在演艺界里,人们渐渐地冷淡了呀子,森口也腻烦她了。而正在那时,铃村由美子出

“这是我的求婚礼物。”森口躺在床上,一边接着由美子一边说道。

森口一边紧紧地搂住了由美子的身子一边在她耳边喃喃地反复说道。

不,不对,因为对方在第三封信里说“凶手是你丈夫”。对方知道了凶手是森口还仍

在通向法师温泉中途有一条岔道,是一条仅能通过一辆汽车的窄道。汽车驶入岔道又

“所以你用这枚戒指让我再忍一段时间?”

这时,他的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疑问。

“啊,她怎么能和你比呢?你又漂亮,又年轻……”“还有什么?”

而且像是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呀子按事先的约定,乘下午四点十六分到达的特快列车。

了明年,万一挖出了呀子的尸体,就会实现森口的“希望图”。

我女儿非常想到您的回信。她又给您写了第四封信。今天早上我女儿说她要报警,这

由美子睁大了眼睛瞪着森口。

没有看到有野兽类的动物。也没有看到近砍伐树的痕迹。再深一点的林子里就算是

是森口杀死了呀子,而且连埋她的地点也知道。如果警方根据这个证词找出了尸体,那就

为了寻找新的地点,森口开着车走在山道上。

由美子用狡滑的眼神盯着森口的脸。

无其事的样子,和别的女人调情,这是绝对不允许的。我要向警察报告你被杀害的事情。

到了明年,等人们都忘记了妻子的事情后就再去一次那块杂木林,把妻子的尸体挖出

要想去其他影视公司,只要森口不吐口,她毕竟要费一番周折。并且如果她向警方告

下午四点时,秘书又拿来了下午到的信件。森口叼着烟“哗啦哗啦”地翻动着,突然,

而我却会打开看到信的内容。而且这样的方式是威胁者的绝好方式。事实上森口的确受到

然而给森口造成极大的精神压力就成了佳选择。

我知道你不是真的失踪了。你在山里被坏人杀死了,而且被埋了。太可怜了。我只能

森口一边用力把由美子搂过来,一边在她耳边小声地喃喃私语道。由美子听了这话后

上午十一点的时候,秘书拿着上午到的信走了进来。

但突然产生的这个疑问是一时半会儿也抹不去的。

森口拿着一只榔头,俏悄来到呀子身后。突然朝她的头后部猛击过去。

查出线索来。如果通过随身物品证实了这是失踪的呀子。森口则会赶到现场,他要失声痛

“不知道。那个温泉怎么啦?”

的智力低下,我恳切希望得到您的原谅。我深知自己责任不少,因此特别寄上家乡的特产,

森口又连忙摇了摇头:可不能这样想。

那两封威胁的信是不是由美子写的?

由美子是“森口制片”推出的三名“红人”之一。森口被这位浑身上下哪儿都抚媚动

进了后备箱里。尸体很重,干完了这些事坐在车上的森口,也像死人一样面色苍白。

“真的,我撒谎就不是男人!”

森口放下铁锹,要把尸体拉出来,正在这时,突然从背后传来了“哗啦”的树枝声响。

“在那有一家我和我妻子五年前第一次住过的旅馆。”

这样一来,森口就成了由美子的重重障碍了。

害,并掩埋在了深山里,要警察逮捕您的丈夫。

毫无关系的一位农家少女。

己并未抓到证据,但也许正是这个“怀疑”才使得他多虑起来。

呀子很快就查觉了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当然夫妻之间马上发生了纠纷。但如果森口就

是否与正子小姐有关,警方正在调查之中。

又有些荒唐的姑娘,尽管如此,她的这些特点又常常惹得一些别人心神不宁,森口就是被

人”。上个星期,她连一次都没有在电视中露面。她似乎已经沦落到在地方电视台争镜头

这封信的目标是冲谁来的?

对方报了警,也无济于事。

有这么一封:森口制片森口呀子先生这是一件白色的信封。

森口用准备好的望远镜仔细地观察了东山的斜面。

“胡说八道。刚和他有两次合作,我不喜欢他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