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必威官网狐仙轮回之兜兜转转但是一纸空文_恐怖惊悚_好工学网

 必威app下载     |      2020-01-24 03:16

“大娘,慢着。”在路上,娘亲遇到一位道士挡路,那道士盯着她怀里的我。

(1)

一、
  
  宝莲生于一九四六年六月初六正午时,那时中国尚未解放,宝莲的父亲是荷花村的保长,上面有一个哥哥。
  宝莲出生时有异兆,荷花村的十里荷塘,红红白白的莲花突然竟相开放,异香扑鼻,香飘数里。
  宝莲的母亲从子时开始阵痛,一阵紧似一阵,痛得死去活来,就是生不下来。接生婆累得半死也无能为力,厨房里的开水烧了一锅又一锅。明明看见孩子的头出来了,接生婆一伸手,她又缩回去了。
  好不容易挨到中午十二点,宝莲的母亲已奄奄一息,只剩下喘气的份,接生婆也累得精疲力尽,一家人都束手无策,宝莲的父亲从堂屋走到院子,又从院子走到堂屋,已不知走了几百个来回。
  谁知道十二点一到,那宝莲就像泥鳅似的,“吱溜”一下从母体内自动滑了出来,大睁着双眼,惊得众人目瞪口呆,接生婆吓得连滚带爬地跑了。
  宝莲的外婆看宝莲生得眉清目秀的,就吩咐厨房打水过来,将她擦洗干净,剪了脐带,穿戴整齐,放在她母亲身边。
  三天后,宝莲的父亲焚香祷告列祖列宗,为她取名。由于宝莲的父亲略通文墨,看到十里盛开的莲花,于是便将她取名宝莲。
  宝莲满月时,一个游方的道士路过,看到宝莲生得唇红齿白,眉目如画,不禁大惊失色。他偷偷将宝莲的父亲拉到一边,悄悄地说:“此女异相,非富即贵,只恐伤双亲!”
  宝莲的父亲吓了一跳,急忙拉着游方道士的手焦急地问:“可有破解之法?”游方道士说:“此乃天机,不可泄露!且看此女的造化吧!”说完急急作揖道别。
  宝莲的父亲将信将疑,只能走一步算一步,看看宝莲将来到底会是怎样的一个结局。
  宝莲八个月时,已经咿咿呀呀地会叫爹喊娘了。宝莲的父亲不知是喜是忧,总是一幅心事重重的样子。宝莲越是天生异敏,他越是担忧。
  宝莲十个月时,一场大病,彻底改变了她的整个人生。
  
  二、
  十个月的宝莲,已经走得稳稳当当的了,小精灵一样在人前人后地欢笑着,摇摇摆摆地快乐着。她母亲和外婆视她如掌上明珠,而她父亲却一直忧心仲仲的。
  有一天,她哥哥背着她去荷塘边玩耍,一不小心,宝莲竟然跌进荷塘,幸好旁边有大人,及时将宝莲救了上来。但是到了夜晚,宝莲便开始发起了高烧。她母亲知道她淹了水,受了惊吓,于是便帮她喊魂。一连三天,不见宝莲退烧,反而越来越严重。她外婆又是熬黄豆水,又是扯鱼腥草煎水,殷勤地喂宝莲喝下去,但她依旧是高烧不退。小脸烧得通红,呼吸渐渐困难,她母亲眼泪汪汪的急得团团转,却也是束手无策。
  正在一家人六神无主之时,村里来了一个游方郎中,说是可以包治百病。宝莲的父亲急忙将他迎进家门,期待他能够救宝莲一命。
  那郎中打开自己背的药箱,取出一包银针,说是可以针炙退烧。宝莲的父母信以为真,就请他救治宝莲。那郎中又掏出酒精瓶,点燃了,将银针一根根在火上烤一烤,算是消毒。然后他便叫宝莲的母亲,将宝莲的衣服脱得干干净净,趴着躺在床上。他便将银针一根根扎在宝莲的肩上,背上,屁股上,腿上,他边扎边说这是什么什么穴位,那是什么什么穴位,宝莲的父母听得云里雾里。那郎中每扎一根银针下去,小小的宝莲便惨叫一声,抽搐一下,看得众人甚是于心不忍。那郎中最后一根银针却是扎在宝莲的头顶前卤门处(我们老家俗称天门),只听宝莲大叫一声,便没了动静。
  宝莲的父母吓慌了,以为宝莲被郎中扎得一命呜呼了。急忙扯着郎中不放,那郎中却慢条斯理地说:“保你小女性命无恙,不信你三天后来老鼠洞(我们家乡一个远近闻名的香火寺庙)找我。”说完又慢条斯理地将银针一根根从宝莲身上拔出。宝莲依旧动也不动,那郎中将宝莲翻过来,将她的双眼皮翻了翻说:“不碍事,她只是睡着了,等她睡醒了,病就好了。”说完便告辞了。宝莲的父母半信半疑,只好耐着性子等待宝莲醒来。
  说也奇怪,到了夜晚,宝莲的烧真的奇迹般的退了,只是人却没有苏醒过来,依旧昏睡着。宝莲的父母又惊又喜,只盼她能早日醒来,依旧是那个巧笑嫣然的小可人儿。
  第三天,宝莲终于醒了过来,却像是换了个人,既不会哭也不会笑了,呆头呆脑的木头人一般。宝莲的父母又惊又痛,急忙抱了宝莲去老鼠洞找那个游方郎中。
  等他们到达老鼠洞时,却发现庙里正在办丧事。原来那个游方郎中不幸昨夜爆毙,七窍流血而亡,庙里的主持和另两个和尚正在给他做法事超度亡灵。宝莲的父母心里暗暗叫苦,却也是求告无门,只得含泪抱着宝莲返回了家。
  
  三、
  宝莲的父母看着曾经天使一般可爱的孩子,现在变得呆头呆脑的,既不会哭也不会笑,既不吵也不闹,整个人木头一样。叫坐就坐着,叫站就站着,面无表情,不悲不喜。给她吃就吃,给她喝就喝,默默无言,不挑不拣,心里很是难受。
  她母亲抱着她哭得撕心裂肺,心里暗自后悔不该听信那个游方郎中的话,才害得她惨遭如此不幸。可怜的孩子,这漫长的一生该如何度过啊!
  宝莲的父亲也懊悔不已,想起那个游方道士的话,不知道宝莲变成这样是祸还是福?只是那句“非富即贵”的话恐怕是不可能如愿了。有钱有势的人,谁会去娶一个呆头呆脑的木头人?
  宝莲三岁多时,中国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他的父亲审时度势,早就改旗易主,投奔了共产党,因为积极投身革命,竟然还入了党,成了党员,新中国成立后,被区政府委任了莲花村的林业股长。
  有一天,那个游方道士再次路过莲花村,专程去拜访了宝莲的父母。当他发现宝莲变成这个样子时,不禁连呼三声:“可惜!可惜!可惜!”
  宝莲的父亲便将宝莲变成这样子的前因后果,一一告诉了那游方道士。那道士看着宝莲久久无言,最后长叹一声说:“这也许是她的造化吧?好端端的一个大好前程,被那个庸医断送了,那个庸医想来也应该遭了天谴……可怜的孩子,以后恐怕也不得善终!只是你们两夫妻的性命,从此可以安然无恙了!”说罢作揖而别,从此杳无音讯。
  宝莲的父母不知道宝莲的未来到底会发生什么?只能更加竭尽全力地照顾着她,虽然宝莲像木头人一样,但她毕竟是他们的亲骨肉啊!而且是因为他们自己的疏忽才导致她变成这样子的,所以一直心存内疚。
  后来,宝莲的母亲又接连生了两个女儿,对宝莲的照顾便大不如前了。好在宝莲命贱,一直再无病无灾,虽然在那个饥荒的年代,饱一顿饥一顿的,她居然也平平安安地熬了过来。
  宝莲十八岁时,也出落成一个婷婷玉立的少女,只可惜像个纸人一样,没有丝毫表情,看不到喜怒哀乐,也看不见青春活力。即使这样,也有媒婆前来提亲,宝莲的父母想起那游方道士说宝莲不得善终的话,担心女儿嫁给别人会遭到虐待,所以便回绝了。他们决定将宝莲留在身边,当老姑娘,一辈子不嫁人,这样也就不被人欺负,应该可以终老了。
  宝莲二十岁时,却意外怀孕了,当她吐得稀里哗啦时,她的父母却惊呆了。因为宝莲很少外出,也很少和人打交道,她什么时候怀孕?男人又是谁都无从知晓?可是在那个女人的贞操比性命还重要的年代,这无疑比杀人还让她的父母难堪。在农村,谁家有未婚先孕的女儿,不说别的,光是那些长舌妇们的唾沫星子也足能把人淹死!
  于是她的父母想尽一切办法为她堕胎,用扁担抽打她的腰,想将孩子打下来;让她负重挑水,想将孩子压下来;又用一层又一层的白布死死勒她的肚子,想将孩子闷死……虽然宝莲成了木头人,但是女人天生的母性,冥冥中让她觉得他们在威胁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虽然她口不能言,但她还是跪在地上向父母磕头如捣蒜,乞求他们能够放过她肚子里的小生命。可是,她的父母私毫没有手软,因为人言可畏,他们觉得丢不起这个人!所以最终还是请邻村一个会挖堕胎药的村妇,挖了一副堕胎药,狠心地准备强行灌宝莲喝下去……
  
  四、
  可怜的宝莲既哭不出来也叫不出来,只徒劳地挣扎着,躲闪着,咬紧牙关不肯张嘴,眼里满是乞求和哀伤。她的母亲于心不忍,几次三番想放手,又害怕出门遭人唾弃,最终还是狠下心强行灌了下去。
  那堕胎药果然厉害,不到半个小时就开始发生药效,宝莲开始痛得浑身发抖,冷汗淋漓,她痛苦地在床上滚来滚去,最后跌到地上。泪水和汗水交织着滚滚而下,她眼里满是绝望和无声的控诉,她拚命地撕扯着自己的头发和衣服,在地上用手指死劲抓挠,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埋葬了,来抵御这无可抵挡的疼痛。
  无边无际的疼痛像一张看不见的大网,让宝莲无处可逃。她痛苦不堪地乱抓乱爬,几近疯狂。不久,宝莲心里的泪水和下身的血水一起奔涌而出,那个尚未成型的小生命,终于被残忍地打了下来,顿时血流如注……
  宝莲面如死灰,突然,她拚命地抓挠起自己的脸,脸上顿时伤痕累累。她的母亲心如刀绞,紧紧抱住她,哭成了泪人。
  这一番折腾下来,宝莲足足病了半年。从此她变得更加呆头呆脑了,孤独地生活在她的无声世界里,没有喜怒哀乐,没有春花秋月。
  这期间,邻村一个大宝莲十五岁的丧偶男人,曾托媒人上门提亲,说是不嫌弃宝莲,只要宝莲为他家延续香火就可,倘若生得一男半女,必将终生善待她。宝莲的父母思前想后,还是没有应允。
  时间如水,日月如梭。一晃就到了七十年代,她的哥哥早已娶妻生子,两个妹妹也早已嫁作他人妇。到了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她的父母先后无疾而终,印证了那游方道士的话,也算寿终正寝。只是失去父母的宝莲像个无助的孩子,整个人无所适从。
  当她的母亲满头七时,宝莲竟然失踪了。后来她的哥嫂在她父母的坟墓前找到了她,可怜的宝莲躺在她父亲与母亲的两座坟墓中间,蜷缩着一动不动,他们怎么拉都拉不起来,最后她哥哥强行把她背回家了……
  
  五、
  宝莲自父母死后,便傍着哥嫂生活。此时的宝莲已人到中年,在人们的记忆里,她永远是一张没有丝毫表情的脸,岁月的沧桑,早已侵蚀了她曾经如花的容颜。脸上过早地打上了岁月的痕迹,刻上了与她年龄极不相符的皱纹,齐耳的短发,已如霜染。原来女人如花,再美的花儿,若得不到细心的呵护与关爱,终将过早的憔悴与凋零。
  她一年四季的穿着打扮都一样,上身是宽大的斜对襟蓝布衫,几乎到膝盖,下身是肥大的黑色裤子,脚上穿着帆布鞋。只是到冬天的时候,那蓝布衫下罩着棉袄,黑裤子里罩着棉裤。
  宝莲一年四季行走在莲花村的东头到西头,左手提着粪筐,右手拿着粪粑子,捡拾猪粪牛粪。她一直悄无声息,既无悲喜也无哀乐。就算有小孩子朝她扔石子或者土疙瘩,她也无动于衷。既不躲也不闪,既不怒也不恼。
  莲花村的十里荷塘,早已在毛主席提出的兴修水利时,扩建成了一个小型水库,灌溉着附近几个村庄的农田。
  莲花村上百户人家,很是热闹,到处鸡飞狗吠,牛嘶羊叫,到处是人来人往。人们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整个村庄充满活力。后来,随着改革开放,许多的人便告别村庄,奔赴到全国各地去打工。于是许多的村庄开始失语了,荒芜了,寂寥了。
  莲花村也不例外,除了留守的老人和儿童,大部分的青壮劳力,都离开去远方捞世界了。曾经热闹的村庄安静了,再也看不到昔日热闹的景象。
  傍着哥嫂生活的宝莲,以捡粪作为劳动。由于村里的人大部分外出,养猪养牛的人不多,就算养了,也是圈养,宝莲便无事可做,于是村子里便也少了她的身影。
  日子如水一样悄然逝去,每个人都在自己的世界里过着自己的烟火人生,大家似乎都遗忘了那个叫宝莲的人。
  二零零六年六月初六的早晨,有人发现莲花村仅存的半亩荷塘里,漂浮着宝莲的尸体。大家纷纷摇头叹息着说:“可怜的宝莲,不知道是自己投水自尽还是……”没有人接着说下去,也没有人继续追问,大家只觉心里一片悲凉……
  宝莲就这样走了,宛如被人遗忘在荒郊野外的野花,寂寞的开了,谢了,无声无息的消失了。没有人路过她的春天,没有人走过她的四季,她的一生,寂寞而凄凉,且,没有善终……
  难道这一切,真的是命吗?

到了子时,娘亲按照白天那道士的嘱咐,把我的襁褓换成了雪白色,然后抱着我赶到了郊区的破庙里。

“爹,娘,快看我捡回来的狐狸?”我把它抱在我的怀里,轻轻的抚摸它,一脸慵懒的样子,好像一个人一样的动态。

说起城东家的老胡,整个琉璃城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就他家穷得叮当响,早年还因为年岁小盼着仕途,后来屡次三番都没了希望,再加上年岁上去了也就过着穷困潦倒的苦日子。遇上点大病小病也没银两请郎中来家中,如今这老胡娘子都四十多岁了好不容易怀上了孩子还差点请不起稳婆来。

betway必威官网 1

娘亲离开很久后,寂静的破庙里忽然吵闹起来,一阵白光笼罩,不知从哪冒出来一大群白色狐狸。

化作人身的我成为了你的徒弟,此生唯一的一个。

然而没想到去了亲戚家才得知就在亲戚送礼回来的那个晚上,他们家里走水了,一家老小全被烧死在了家里。

“哈哈哈哈,过奖了过奖了,来来,喝茶,喝茶。”外公大笑几声,缕缕胡须都在飞舞,看样子是很高兴。没有白疼这小丫头,能得他的青睐,然儿以后有福了,有福了。

我出生那一天,山头的所有狐狸赶下山来将我家团团围住,而天边也因此出现一道白色亮光直射我家屋顶。

从来不知道缘分是如此的奇妙,她居然是我门下的弟子。

娘亲自知理亏不敢反驳,只是守着我一个劲儿地掉眼泪,她只要我好起来就行了,什么金银珠宝的统统不要了。

在门派修炼的日子过得特别快,到了回乡探望亲人的日子,出发前,师傅给了我几个绝世法宝,让我好好的保护自己。

爹爹得知我高烧不退的消息顾不上和娘亲冷战的事情跑来看我,看见襁褓中昏睡的我气不打一处来,他认为是娘亲的错。

也许是剪不断,理还乱的缘分,兜兜转转我们还是相遇,相知,甚至相爱,但是这一世我不想再爱你了,爱你真的太累了,伤的遍体鳞伤。

“宏儿,她就是母妃忍痛割爱舍弃的亲生女儿,你的亲妹妹白婉儿。”美丽妇女解释起来,“你妹妹出世后,正逢仙界来剿妖,你父皇不幸被一上仙打得灰飞烟灭,而你因为在昆仑山跟着墨华月修仙侥幸逃过那一劫。但那时抱着你妹妹的母妃就没那么幸运了,我们成为了仙界的俘虏,打死你父皇的那上仙一看见你妹妹就提出条件要带走她,母妃为了全族没办法,只好……后来那上仙倒也守信用,偷偷放过我狐妖一族。”

我看见了一群家伙在争夺一只白色的狐狸那狐狸有什么好的,这群家伙拼死相争呢?管他的,打扰了姑奶奶我休息的时间,谁都别想好过。

直到有一天我遇见了我前世的暗恋对象玉九白,不,这一世他是富家子弟宇流星。

他看见我并没有什么惊讶的,好像早就已经知道了一般,只是对我微微一笑,“从现在起,就由我来教授你法术,以后你就住在这竹澜居中吧!”

我出生后的第二天就突然有一远方亲戚上门拜访,还送了我家一箱金银珠宝。娘亲笑得都合不拢嘴了,一面抱着我一面去看那箱子,看完后又夸我果然是福星。

(7)结局

她们都说我是狐仙转世,追随前世的暗恋对象玉九白上仙下凡而来,我不相信,开什么玩笑?我一无长相,二无身材,三无法力,怎么可能是狐仙转世?我离狐仙级别远着呢,当作玩笑听听也就算了吧。

“不碍事,小姐这是真性情啊!世间人就是一俗人,比不上那些得道成仙的人。”撑着脑袋看着我说。

爹爹见我没有好转,觉得是亲戚送过来的金银珠宝有问题,当即就找了村里几个人抬着箱子去我那亲戚家了。

狐狸默默的爬在床上,看着她曼妙的身姿,耳朵尖有淡淡的粉红色,眼里闪过一丝不自在,似乎被这良辰美景扰乱了心志。

“婉儿,你受苦了。”其中一只母狐狸幻为美丽妇女轻柔地将我抱在怀中,抚摸我的脸蛋,目光温柔的能掐出水来。

“不碍事,不碍事,你这外孙女的性格,我很欣赏啊!”美男说。

破庙果然已经破得不成模样,娘亲好不容易寻了一处还算好的地方将我轻轻地放下去,恋恋不舍地一步三回头离开了。

“小姐,可以沐浴了。”耳边传来丫鬟的声音,我定了定神,告诉自己,我只是我自己。走向浴桶边,脱下我的衣服,踏步进入满是玫瑰清香的汤,一点又一点的洒在我的身体上,享受着难得的清闲时间。

“那不是城东老胡家吗?那亮光和那些狐狸,不会吧?莫非他家娘子生了个狐仙转世的孩子吗?”那人若有所思地回答。

转世

“母妃,她就是我来不及见面的妹妹吗?”旁边有一只公狐狸幻为十三四岁的少年。

出去游玩了一转,带回来一只小狐狸,不错不错,这小狐狸长得真漂亮。

“你别糊弄我,郎中都说了已经回力无天了,你一个江湖骗子无非想骗点银两,何必拿我女儿开玩笑。”我娘亲一向不信鬼神,江湖术士在她眼中就是江湖骗子。

我静静的待在那里听你诵经,慢慢的我开了灵智,你慢慢的关注我,度我修为,助我成人。

我依然高烧不退,娘亲知道连郎中也没法子医好我了,她绝望地带着我回家准备给我办好后事。

我这时才把脸转过去,看着那个端着茶杯悠闲自在喝茶的风光霁月的男子。一身蚕丝白纱外衣,腰脸挂着一个浅紫色的锦囊,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虽怒时而若笑,即 视而有情,通身一副清冷的样子,高高在上的世外仙人,确实要比我在门派见的那些美男子高出许多啊!不过,这可不是我过分关注他的原因,我还是喜欢我家的老爷爷。

“哈,这你就不懂了吧,狐仙哪里是妖怪,那是修炼出来的神仙了。据说狐仙转世出生的孩子命中带福,可庇佑家人一世平安喜乐,老胡家的好日子怕是要来了。”

“嘿,你们这群傻子在干什么?打扰了姑奶奶我的休息的时间去争夺一只破狐狸,难道这眼前的景色还不足以你们停下来?”我走下阿黄的背缓缓的走到他们的身边,指着他们说。

娘亲低头想了很久,许是觉得道士说的不无道理,试试也无妨,万一真的有用呢。

后来,殷红的血开出大片大片的花朵,印在香火缭绕的宫殿里,我躺在地上,看着你清冷的眼眸,泪落,微微勾起笑容,还能在我的眼睛里看见你挺拔的身影。

之后,娘亲气得和爹爹冷战了,她守着尚且在襁褓之中的我和那一箱金银珠将爹爹锁在了门外,那一夜,我的眼睛被那一箱金银珠宝刺得又酸又涩。

“外公,外婆,然儿来看你们了。”一边跑一边喊道。

我爹爹反倒是皱眉头,本来想拒绝那一箱金银珠宝,结果我娘亲不乐意了非逼着我爹爹答应收下了。

来世,我想成为一个凡人。

“天呐,你们快看,那是什么?”有人看到了这奇异的景色连忙问旁边的人。

就在我突破最后一关,飞升的时候,被渡劫的雷劈的神志不清,我看见你的身影为我挡下了最后一击,就是在那时候,我想起了我们前世的种种,没想到这一世我们还是相遇了,我撑不住的昏迷了。

“你别挡路。”娘亲那时正陷入对我的悲伤里,语气颇为不耐烦。

(3)

“狐仙?开什么玩笑?妖怪吗?”

你说,我们是一场孽缘,不应该相遇,不应该相识,不应该相知,不应该相爱。

“瑶棠,且不说这箱子里面的东西,但说他们为何突然就来拜访我们?我记得以前就是他们家巴不得撇清和我们的亲戚关系,如今……我怕的是这箱子里面的东西来路不正呀。”在娘亲暖和的怀里,我听见爹爹开口劝我娘亲,我娘亲自然是穷怕了说什么也不愿意退了到手的金银珠宝。

翱翔在天空中的感觉真是太美妙了一切,风光都尽收眼前,没想到这京城真的是要比我师傅的紫罗门要好得多呀,这里的人也比较善良没有多少坏心眼,阿黄带着我一直飞呀飞到了一处山清水秀的地方,飞流直下的瀑布,五光十色的花草,春意盎然的树木,清澈见底的小溪,真的是一副世外桃源的样子。正当我沉浸在这片景色中却被一群不知好歹的家伙打扰了。惹恼了姑奶奶可不是好玩的。

第二日,我开始高烧不退,娘亲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从箱子里拿出一些银两抱着我去看郎中,郎中看见我就摇头说怕是活不了了。娘亲听了哭的梨花带雨,郎中说他尽力而为。

来到外公的府邸,还没等下人通报,我就一股风的跑进去了。

“大娘你听着,今夜子时你将你女儿抱到郊区的那座破庙里去,第二日再来抱回去。”道士趁热打铁,“你放心,第二日你女儿就会好起来,所以你不必担忧。”

“好好好,我和你娘亲都好,你这些年这么样啊?可听师父的话?好好修炼?”爹爹拉着我的手。

爹爹望着只剩下灰烬的亲戚家失了神,隐隐感觉事情正在往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方滑去。而事情的起源和我肯定有关系,毕竟我的出生就已经不同于一般人家。

我穿过学堂,走过竹林,来到远离前院的后屋,这里鸦雀无声,静的可怕。

“大娘,这孩子她命不该绝,她定会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只是你回去后千万别放弃了她,不然她就真的必死无疑。”

“然儿,你回来了就多去看看你的外公外婆,他们可都很想你呢?”父亲对我说。

“大娘你说笑了,我怎么可能拿这件事来和你开玩笑。既然你女儿已经回力无天了为何不愿相信我,或许我真的能救她。”

我打败了其他竞争的人,成了掌门人的嫡传弟子,但是他是一个白胡子老爷爷。

所以,其实我的出身是……狐妖?

有一次外出修炼,我捡到了一只受伤的白虎,虎虎生威,我给它取名阿白。阿白说,它不喜欢这个名字,一点都不霸气。我摸摸它的头说,但是你很可爱啊!

“好了,外公,我要去看阿黄了,它是不是在后院啊!我去找它了,你们慢慢说吧!”我起身微微行一个礼,便不作理会,径直出门而去。

“这狐狸还有点灵气,不会是修炼的吧!”娘亲一惊一乍的说。

我在外游荡了很久是时候回去了,拜别了长辈们,就启程回了门派之中。

“爹爹,我可是师父的得意门生呢!好的没话说。”我洋洋得意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