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app下载超骇然短篇鬼传说之回魂夜

 古典文学     |      2019-12-23 09:44

起因:大学毕业的徐文浩,带着希望和踌躇来到北京工作,开始了他的人生征程。他希望好好工作,好好赚钱,回报自己的姐姐,医好外甥女小可的肺病。韩小雪,这个阳光灿烂的女孩,在上班的公交车上,与徐文浩相遇了,她爱上了他,尔后知道原来他们还是在同一个部门,为了追求徐文浩,韩小雪可是费了无数心机,‘’不择手段”。也在这里,李梦瑶的出现,打破了徐文浩的心窗,才真正确定爱的人是李梦瑶,而不是韩小雪,而李梦瑶也渐渐发现,原来喜欢的是徐文浩,彻彻底底被他禁锢了。许志杰,企业高管,对李梦瑶是情有独钟,是徐文浩巨大的威胁,向李梦瑶展开了强势的追求。两个男人,天上地下的差距,击败了徐文浩,后选择了韩小雪。可是,原本以为是个很好的结局,一个幸福的开始,可就在韩小雪的生日那天,所有的梦幻都击碎了。他去参加宴会,却在门口听到韩小雪好友讽刺自己为小白脸,骗财骗色,才发觉自己是多么的无用。开门那刹那,韩小雪等人惊呆了,自然他们的爱情也宣告了结束,他们陷入了旋涡,再也无法回到从前。食堂事件,徐文浩第一次为了李梦瑶大打出手,因为他知道,即使没有希望,即使力量很小,也要在离开北京前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哪怕是一次,也无怨无悔。经过:徐文浩的离开,所有的恩恩怨怨都平息了,可是却给两个女人带来了无限的痛苦和思念。韩小雪变了,失去了阳光灿烂,整日生活在困惑和遗憾中,天天想着他,泪水流不完。而李梦瑶也在挣扎中,到底真正爱的是谁,徐文浩的“保护”深深震撼了她,而许志杰的温柔和懦弱,又让她抉择不定。徐文浩回到家,开始了新的生活,可是不管走到哪,他确信李梦瑶是他的爱,常常想她,想她。可是,家庭的变故,命运的造弄,跟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什么爱情,什么幸福,都已经不重要了。外甥女小可的肺炎需要治疗,姐夫赌场输钱跑路,黑社会把店子给砸了,糕点生意断了,姐姐被赌场老大强暴,徐文浩自己也在送货的路上,突遇泥石流,被大石块给砸伤脑袋,昏迷了两个月,也因此种下了祸根,常常头痛,医生也提醒,再撞击,有可能会失明。徐文浩弟弟徐文轩为了筹集医疗费用,走上了贩毒不归路,审判期间被人诬陷,判了八年有期徒刑。为了躲避黑社会,徐文浩一家去了广东深圳谋生,日子很艰苦,还算平静。徐文浩去了一家食品公司做销售,业绩很优秀,也是在这里,与叶晓晓相遇了。徐文浩的放荡不羁和英俊潇洒,全部战胜了叶晓晓的心扉,她爱上了他,于是展开大胆的追求。偏偏这个时候,小可的肺炎复发,需要一笔昂贵的住院费。徐文浩倍感无助和无用,可是为了外甥女,他瞒着家人,选择了高利贷。原来叶晓晓的爸爸叶鸿是这家公司的董事长,全家人都反对他们的交往,和叶晓晓青梅竹马的王承旭更是恨之入骨,策划了一系列阴谋。高潮:徐文浩被公司开除,很多次被叶鸿和王承旭派去的打手欺负侮辱,弄得遍体鳞伤,加上那份高利贷,他选择了报复,接受了叶晓晓,并利用她,作为自己的棋子。同时他加入了以韩楚为首的公司第二大股东集团,协助其争夺公司董事长职权。两派的战争,终徐文浩他们赢了,而他也成为公司的新掌门。叶鸿被警察抓进监狱,有关人员都被解除了职权,下发到基础部门。叶晓晓清醒了,原来自己只是一个棋子,被至亲至爱的人欺骗和利用,眼睁睁看着父亲被自己亲手送进监狱,彻底崩溃了,她疯了,甚至喝安明药自杀,幸好被发现,保全了性命。叶晓晓的自杀,震惊了徐文浩,后选择了离开,把公司还给叶晓晓。徐文浩知道自己的病情,三年了,他依然想着那个女孩,为了不给自己遗憾,至少能在失明前再看一眼李梦瑶,他决定回到北京,当上了曾经工作的公司总裁。原来他发现,韩小雪依旧在等待着自己,她还是这么的痴情,这份深情,彻彻底底感动了他,而李梦瑶也有了归宿,再次选择了韩小雪。可是,两个真正相爱的人,不需要语言,不需要相伴,他们还是逾越不了道德底线,宣告了他们的真爱。韩小雪崩溃了,到后才发现他爱的人不是自己,而是她,因为有了身孕,选择了成全,回到了大草原。因为仇恨,许志杰、叶晓晓他们联合报复,徐文浩进了医院,他失明了,他痛,他发疯了,彻底失去了所有,包括李梦瑶。结果:李梦瑶为了挚爱的人,背叛了他们的誓言,甘于接受许志杰的条件,与他回乡下结婚。徐文浩失明后,为了李梦瑶的自由,向警方递交他的所有犯罪。而韩小雪去医院的路上发生额车祸,不幸离开了人世,留下一个儿子,李梦瑶历经千辛,后回到了徐文浩的身边,陪着他挣扎,陪着他复明,陪着他去大草原看小雪,陪着他去监狱······

去年10月,山东潍坊王海岩黑社会性质组织最后一名成员杨得昌落网,日前受审。在他之前,该团伙36名成员已获刑——

回魂夜之三 芯叶是个活泼清秀的女孩,她的男朋友叫伟,但是,她的男友非常爱赌博,经常身无分文。芯叶却很爱他,尽管他很爱赌博。但也很爱芯叶的,他们俩准备年底结婚。 "真他妈的,又输了。哎!真倒霉!"伟从赌场中走出来,他已经欠高利贷几十万,眼看着高利贷主马上要来催钱了。 有一天,伟带着芯叶来到高利贷公司准备跟老板说清楚,这个月还不了,到明年才能还钱。高利贷老板便把伟叫到一边,对伟说:"伟,我知道你一向没什么钱,这样吧,我看上你女朋友了,让你女朋友陪我一晚上。我就将你欠的钱一笔勾消。"伟听了之后,给了那人几下,接着就带着芯叶出了高利贷公司。 走在回家的路上,芯叶很关心地问伟:"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啊。"于是伟便把刚才高利贷老板无理的话告诉了芯叶,芯叶当时气急了 伟左思右想到底要不要那样做呢?一边是几十万,一边是自己未来的老婆,终于伟把心一横,要芯叶陪那个老板一夜。 到了第二天,芯叶依旧走在那条长长的小巷中,被几个男人凶狠的抓进了车子里。下了车,带到了公司,带入了那个老板的房间 芯叶看到了那高利贷公司老板禽兽的样子,接下来芯叶与老板发生了那种关系芯叶对老板说,你侮辱了我,我的伟不会放过你的。那个老板对芯叶说,你的伟为了不还那几十万,把你出卖了。让你陪我一晚。 芯叶狼狈地走出了那肮脏的房间,她在回家的路上想,不知道人生的路怎么样走下去,她想到了死。 次日午夜十二点芯叶用自已的血在墙上写下"我要报仇"几个字后,便自杀了。伟听到芯叶自杀的消息,很后悔,可是过了几天伟想通了,死了倒也好,省得娶个肮脏的女人回来。再过几天,伟便也悠闲自在了。 死后的第七天,俗称"鬼节",传说是让那些在人间未过完成心愿的鬼,在那一天完成心愿。 芯叶飘飘然地来到那家公司,那个老板在里面。芯叶幽然地来到那个老板面前,用她那冰冷的声音说到:"你知道我是谁吗?哼!你应该还记得你对我所做的一切吧!"说完老板四肢抽筋,浑身发抖,不一会儿就断气了。在此时的气氛中,有一阵阴阴的笑声 芯叶来到了伟的家,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可是现在的伟已经不是对她无微不至的伟了,她来到伟的床边,用她那冰冷的手掐住了他的脖子。伟张开眼睛,看到芯叶七窍流血,脑袋也变形了,眼睛中没有眼珠,只有空洞伟害怕极了! 芯叶对伟温和地说:"伟,跟我走,我会好好待你的。"伟推开芯叶,往房外跑去。芯叶生气了,"你不爱我了吗?为什么不跟我走 芯叶绝望了,从桌边拿出一把水果刀深深地捅进了伟的心脏之中。伟倒在血泊之中 早上,最新报道"住在西村桥一栋大楼大公司中,身上没有任何伤,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画面。受到惊吓而死的 又是一最新消息,住于东区的石门108号中的喻伟被一把水果刀杀死。而刀上的指纹竟是本应该早已死去的其女友所有。此案正是进一步查明 夜半惊魂 我是网吧管理员,单身一人,却奢侈地租了一个两室一厅的房子,经济十分拮据。 一天,房东来找我,说有一个叫小工的青年愿意与我合租。难得有人替我分担高额的房租,我正求之不得呢! 三天后,小工搬了进来。他和他的女友玲一同来与我商谈关于水电费承担问题,我们谈得很融洽。小工还说晚上要准备酒菜庆祝一下。 夜半,大钟敲响了十二下,我走在了回家的路上,几颗星星在黑云下闪着点点微光。 再过一条街就到家了,正当拐弯之际,突然,身后一道红影闪过。虽然我没回头,直觉告诉我有一个红衣女子一直在盯着我。 我,一个小职员,没有钱,长得又不是很帅。她干嘛盯着我?莫非我不禁做起梦来 我租的房子在六楼,当我要上楼时,我发现她还在后面,玩兴大发。本想躲在台阶暗处吓她一下,谁知当他过来时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倒把我吓了半死。 "杨峰。"是她在叫我,声音冰冷得让我顿时觉得一股凉气直冲心头,那声音震亮了走廊的声控灯。接下来的一幕让我终生难忘一张支离破碎的,扭曲变形的脸使我的视觉神经中枢变得异常,两种莫名的黄色液体顺着眼角和嘴边流下,一双蓝色的眼睛正盯着我,我能看到她一口雪白的尖牙和血红的舌头。双手吊着,指尖有利刃一样和鱼鳞一样的皮,一付惨死的样子。肚子和胃都烂了,脓血流了一地,眼前我无法解释的一切使我不禁吐出了胃中仅有的酸水我大叫着冲上楼梯,身后传来她的声音:"杨峰,我是玲。 杨峰,我是玲" 门开着,我冲了进去,关上门。正想喘口气,听到有人说话:"你回来了,饭都凉了。"原来是小工。我问他:"小工,楼下的那个是玲吗?"恐怖到了极点的我把目光投向了声源,好好的脸,好好的手和肚子。然而还没等我松了一口气,就见他没有双腿,双膝以下整整地断去了,血液还在不停地往下流,黝黑泛蓝的血液在房间漫流,吞掉了仅有空间,慢慢向我侵袭 啊! 我猛地睁开眼,原来是一场梦!刚好是十二点,最后一只网虫结了帐。我下班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天边只有几颗星星闪辉着,乌黑的天笼罩着大地,孤零零地几棵枯树立在道旁,放眼望去,突见一个红衣女人悄无声息地跟着我 时辰已到 学校的生物标本室里有一个让我们好奇的大瓶子,里面装着一个死去的女婴。瓶子里都是福尔马林溶液,那个女婴还缺了一条腿。每次看到她,心里都很难受。想知道她是怎么死的,为什么会泡在这里,问老师,老师只说因为先天残疾。而且生下来就死了,我们也没有多问。 玲玲是我的好朋友,长得很漂亮而且是学校的高才生。唯一的缺陷是她的左腿的边上都是疤痕,她说生下来就有,我一直觉得很奇怪。这几天,我觉得玲玲有点怪怪的,总是无精打采的,而且胆子变得很小,只是开玩笑吓吓她,就能把她吓得出一身冷汗。今天放学我和玲玲一起回家,我问她:"你这几天怎么了?"她转过头来看我,眼里充潢了恐惧:"你相信这世界上有鬼吗?"我愣住了:"没有,都是人们自己心中作怪,自己吓唬自己。你到底怎么了,问这干嘛?"玲玲的声音变得开始颤抖,:"这几天晚上我都做同一个梦,梦见一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她对我说,十七年的时辰快到了。我要拿回我的一切,时辰快到她到底是谁?为什么和我一模一样?对了,她还缺一条腿"说完,我觉得脊背发凉,头皮发麻。安慰了她几句,就匆忙走了。 明天是玲玲的生日,玲玲让我去她家帮她庆祝生日,我高兴得答应了。这时,恰巧看见了标本室里的那个女婴,她好像冲我笑了一下,我惊住了。再一看,还是那个笑容,玲玲推了推我。:"怎么了?"我用手指了指女婴,玲玲看了看,说:"那儿怎么了?什么都没有啊。"看了一眼,女婴的笑容没有了,难道是我的眼花了?怎么会呢?第二天,我去玲玲家给她过生日。晚上其他的同学都走了,玲玲让我陪她。我们一起玩了很久,一看表是十一点五十五分,玲玲说:"还有十分钟我就十七岁了。我是十二点整出生的。"我们看着表一分一分地走着,还有二分钟就十二点了。这时,起了一阵很怪的风,把屋里的蜡烛吹灭了很多,屋里变得昏暗。玲玲去开灯,可是却打不开。"吱"门开了,我们吓得抱成一团,接着听到一个阴森森的声音:"时辰已到"我们恐惧地看着外面,一人人正从外面走进来,那个人只有一条腿。不可思议的是她和玲玲长得一模一样,她走到我们面前。玲玲惊恐地问:"你是谁"那人说:"你已快活了十七年,时辰已到,轮到我做人了。你一定想不到我们是一个娘胎出来的,我们是连体婴儿,医生说我们只能活一个。妈妈选择了你,那个可恶的医生切下我的腿,保住了你的命。还让我在那难闻的福尔马林溶液中泡了十七年。""你是我们学校的女婴?""是。今天我要拿回你欠我的一切。"这时,那个人突然变得恐怖极了。我和玲玲吓得大叫了一声,便什么也不记得了。 第二天早上,我发现自己在医院里。玲玲守在床边看着我,我焦急地问她:"你没事吧?她没把你怎么样吧?"玲玲摇了摇头,露出一丝笑容:"时辰已到,我要回了自己了的东西。"我大叫一声,飞奔出了医院。回到学校打开标本室的门,那个女婴还在,不同的是,她的脸上流着两行血泪 风刚刚过完自己的二十岁生日,现在还沉浸在喜悦当中

一个也跑不了

郭树合 玄承瑛

“在潍坊这块地上,手下小弟多了,很多事就容易办,有很多能挣钱的活儿,别人干不了我们就能干,我们想干的别人也不敢跟我们抢。”说出这段话时,王海岩正低着头坐在看守所的讯问室里。这个曾经的黑社会“老大”,最终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强迫交易罪、故意伤害罪、聚众斗殴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开设赌场罪、敲诈勒索罪、盗掘古墓葬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

2017年10月18日,王海岩案的最后一名成员杨得昌被抓获,该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主要成员全部落网。随后,山东省潍坊市奎文区检察院以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对杨得昌依法提起公诉。2018年3月2日,该案在奎文区法院开庭,目前仍在审理中。

狠辣“仗义”,手下都服

“70后”的王海岩是个“老江湖”。1989年,18岁的王海岩便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2000年,他又因抢劫罪、敲诈勒索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2009年,刑满释放后的他又操起老本行,凭借多年“混社会”积攒的人脉,王海岩很快就聚拢了一帮“兄弟”。

人多了,如何让他们服帖听话,成了王海岩急需解决的问题。他深知管理的重要性,给手下制定了严格的组织纪律,谁不守规矩就开除谁。王海岩要求,所有人必须要听从指挥,遇事请示汇报,所有人集中住宿,保证随叫随到,铁棍、镐柄等作案工具统一管理,一旦被公安机关抓获,坚决不能出卖“组织”。

“我说话最管用,他们都听我的。”王海岩对自己的一套管理办法非常得意。王海岩团伙有着严明的等级,作为团伙的组织者、领导者,王海岩位于最高层级,李文奎、单德亮、马洪征、谭鹏、马腾、时文斌、李晓军等人直接听命于他,属于组织的第二层级,其余的人则属于第三层级。

“他从17岁开始到现在,只有7年是在监狱外面度过的。我们一听这些都害怕,就都很听他的话。”团伙成员谭鹏道出了王海岩的“威慑力”所在。

除了为团伙成员立规矩,王海岩还为成员们统一更换了手机号码,为他们提供统一食宿。逢年过节,王海岩会给成员们发放过节费,给他们买衣服。如果有成员在外面惹了事,王海岩会利用自己的社会地位出面帮其摆平。这一系列“仗义”举措,让王海岩在团伙成员中迅速树立了威信,其团伙也日益壮大起来。

“抓住就打死你”

“我被建哥拘禁了10个月,这期间有4个月是戴着手铐过的,只能睡地上,每天还要被打。”提起自己遭遇的非人经历,杨某至今心有余悸,“这10个月,家里人联系不上我,老婆以为我死了,跟人跑了,我现在都不敢堂堂正正地回家,父母和孩子都照顾不上。”

杨某之所以被如此对待,只因他帮忙牵线介绍了一起文物买卖。杨某口中的“建哥”名叫宋金建,是王海岩的“得力干将”。

上一篇:有关下雨天的唯美句子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