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必威官网大投入 大制作 大产出_叙事传记_好文学网

 古典文学     |      2020-01-17 01:31

大象出版社根据市场需求和自身出版实际,将大型文献图书作为学术类图书开发的重点,坚持大投入、大制作、大产出的出版理念,实现项目全流程精细化、市场化运作,探索一条良性出版的路子。 中国论文网 大型文献;学术出版;产品线;馆配 张前进,大象出版社。 随着文化体制改革和出版产业化纵深发展,以及文化产业基金支持力度的逐步加大,许多出版集团、出版社都将目光投向大型文献项目,如《中华大典》《湖湘文库》《浙江文丛》等大型文献丛书纷纷出炉。除中华书局、上海古籍出版社、国家图书馆出版社等传统的古籍出版社外,中国社科文献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大象出版社等根据市场的需求和自身的出版实际,也将大型文献图书作为学术类图书开发的重点,相继出版了一系列具有重大文化积累、文化传承价值的文献整理图书,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本文着重梳理和剖析笔者所在的大象出版社开发文献类图书的理念和实践,试图从中探索和总结大型文献图书策划和运作的一般性规律,以及取得良好效益的密码。 一、学术出版传统是大型文献图书成功出版的基石 大型文献图书具有学术含量高、前期投入大、编校难度大、出版和销售周期长等特点,需要出版社具有长期致力于学术出版的理念和传统。 第一,开发大型文献图书符合大象出版社的出版定位。大象出版社秉承学术出版立社、教育出版强社、社会效益带动经济效益的出版战略,经过多年的坚持和积累,在海外汉学、科学技术史和文物考古等出版领域形成了自己的品牌和特色。这其中贯穿着一条主线:注重基础文献的发掘、整理和出版。早在20世纪90年代,大象出版社精心出版了《中国科学技术典籍通汇》,至今其仍是中国科学技术史研究领域的一项标志性基础工程,也开了我社出版大型文献图书的先河;后来又滚动出版了《全宋笔记》《中国音乐文物大系》《中国传统工艺全集》等书,编纂整理水平之高、编校制作之精、装帧设计之美,均受到学界和读者的广泛赞誉和好评。 第二,当前的出版市场,稿酬、原辅材料、印制等图书生产成本日益增加,传统发行渠道却因读者阅读习惯的改变而日益萎缩。大型文献图书的营销发行可化繁为简,注重直销和馆配,与大众畅销书需要宣传炒作、巡回签售和大面积铺货相比,成本小、门槛低。 第三,大象出版社长期致力于学术出版,在学界拥有较为深厚的人脉、丰富的作者资源、业务熟练的学术编辑团队以及经营资金相对宽裕等诸多因素,适合运作大型文献图书。 二、统筹规划,立体开发是大型文献图书成功出版的关键 大型文献项目容易出影响、出品牌、出效益,但需要统筹规划,立体开发。目前大型文献图书已成为大象出版社学术出版规模和效益的支柱,在选题的规划和组织方面形成一套卓有成效的机制,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第一,从馆中来,到馆中去。加大对全国图书馆、档案馆馆藏文献资源的调研力度,加强与相关文献整理科研机构的合作力度,注重文献的史料价值、版本价值和收藏鉴赏价值,争取出版的文献图书在学术的权威性、资料的必备性方面适合图书馆收藏和学者研究之用,从馆中来,到馆中去。 第二,拓宽视野,加强项目整体规划和储备。首先,倡导“大文献”的概念。“文献”可作为古今一切社会史料的总称[1] ,不仅包括以纸为载体抄写或印刷的典籍,亦包括以甲骨、青铜器、竹简、碑刻等为载体铭刻的史料;不仅指资料文献,亦包括实物文献、出土文献。因此不仅要关注图书馆、档案馆,还应关注博物馆、艺术馆。大象出版社出版的《中国音乐文物大系》《中国汉字文物大系》等均为出土文献的发掘和整理。其次,不仅要关注国内馆藏文献,还应关注国外馆藏中国文献。大象出版社正在影印出版的“梵蒂冈图书馆藏明清中西文化交流史文献丛刊”,堪称近百年来欧洲馆藏汉籍文献整理出版的重要成果之一。 第三,按照“集群化、专业化、规模化、效益化”的发展思路,确定民国文献、明清文献、科技典籍文献、域外文献、方志文献、艺术文献等6大图书产品线。加大持续出版力度,每年都有新品种出版,规模从上千册、几百册到几十册,定价从十几万元、几万元到数千元不等,逐步形成大象版文献图书品牌方阵,为发行部门与各大图书馆、馆配中盘商保持长期的合作提供强有力的产品支撑。 第四,注重文献图书的二次开发和立体开发。中华五千年文明,积累和传承的文献浩如烟海,文献整理的目的是使原始文献便于今人以及后人阅读利用[2] 。文献不同的时段、类型和形制决定了不同的整理方式,有影印、校勘、辑佚、标点、注释、今译等,不同的整理方式又决定了出版形式以及出版物适销对象的多样化选择。因此,从经营的角度考虑,文献图书应注重二次开发和立体开发,借以增加经济收益。例如影印类文献图书,为保证资料的完整性和权威性,适合编纂大型丛刊,规模大、定价高,其适销对象为大型图书馆和着名科研机构。大象出版社近些年开发的主打产品《近代史所藏清代名人稿本抄本》,精选影印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图书馆珍藏的清代阎敬铭、张之洞、孙毓汶等50位名臣的奏折、书札、日记及各种公私档案,分3辑出版共457册。尽管丛刊中某些内容与其他馆藏资源稍有重复,但整体史料价值巨大,多数图书馆和科研机构不得不买,出版社借助丛刊编纂方式,实现打包销售的意图。这种大型文献丛刊完全可以通过重新编排组合,进行二次开发,实现二次销售。例如,可将丛刊中关于晚清着名理财专家,曾担任湘军粮台总办、山东巡抚、户部尚书、协办大学士的阎敬铭资料选辑,出版《近代史所藏阎敬铭档案汇编》;亦可将丛刊中关于曾担任刑部尚书、兵部尚书、军机大臣孙毓汶的资料抽出,出版《近代史所藏孙毓汶档案汇编》等。同一人的档案,还可以按专题形式重新编排出版。例如丛刊中关于张之洞的档案资料就有172册,约13万页,可按张之洞与中法战争、张之洞与戊戌变法、张之洞幕府研究等专题,重新编排,单独出版。二次开发的图书,由于规模小、定价降低、专题性强,便于中小型图书馆和个体研究者购买。还有其他多种开发思路,如改变文献的整理方式,点校排印出版;或强调文献的版本价值,走高端收藏的路子,如将丛刊中关于清代名臣的信函手札整理编排,出版《晚清名人手札辑存》,宣纸彩印,仿古线装。另外,除纸质出版以外,还可以出版电子书或出售文献数据库,同样可以增加收益。 三、精细化、市场化运作是大型文献图书成功出版的保障 大型文献项目规模大、投资多,其运作是否成功直接关系出版社效益的终实现。大象出版社在选题策划、项目申报、规模设定、编纂整理方式选择等方面深度介入,在编校、装帧设计、定价、营销、发行等环节周密筹划,实现项目全流程精细化、市场化运作,取得了良好的效益。 第一,文献资料是从事学术研究的基础,开发文献类图书可促进学术的繁荣。 第二,开发文献类图书,可挖掘、抢救祖国优秀文化资源,为文化的积累和传承做出重大贡献。 第三,大型文献图书具有较高的学术含量和出版价值,可申报财政基金支持和出版大奖。大象出版社运作的大型文献项目先后多次得到中央文化产业发展专项资金、国家出版基金、国家古籍整理出版专项经费、国家清史编纂工程的资助,同时也荣获国家图书奖、中国出版政府奖、中华优秀出版物图书奖等多种奖项。 第四,大型文献图书可以精准把握馆配市场,合理确定印数和定价,减少市场风险。 第五,大型文献图书规模大、印量小,适合数码印刷。数码印刷相对传统胶印具有成本低、印刷周期短、随时少量重印的优点,可有效规避市场风险。大象出版社出版的“民国史料丛刊”一套1128册,可根据实际订数印刷,三五套即开印。目前该丛刊实现销售码洋2800余万元,利润近千万元。 第六,基础性、稀见珍贵文献可实现数字化,是建设专业数据库的基础内容。出版社要尽可能地占有优质内容资源,一次采集,多元呈现,可有效促进出版社由传统出版向传统出版与数字出版融合发展的转型升级。 综上所述,大型文献图书有既定的出版规律和运作路径可以探索和遵循,大象出版社坚持大投入、大制作,并注重直销和馆配的出版理念,实现了大产出,取得了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双丰收。 参考文献 [1] 杜泽逊.文献学概要[M] .北京:中华书局,2001:4. [2] 黄永年.古籍整理概论[M] .上海:上海书店,2014:6.

本报讯曾被誉为“盛世工程 图书长城”的国家出版基金大型出版项目《民国史料丛刊续编》近日由大象出版社隆重出版。该书是在已出版的《民国史料丛刊》基础上增补编辑的另一套大型文献丛书,精选民国时期史事文献类纸质出版物2300余种,以政治、经济、社会、史地、文教分类编排影印,另附1册总目提要,共成书1140册,是研究中国近现代历史的必备的文献史料。《民国史料丛刊》、《民国史料丛刊续编》两书前后互补,堪称姊妹篇,尽可能“囊括”民国历史概貌。其内容特点和出版价值主要体现在以下三点:

“《中国近代古籍出版发行史料丛刊》通过当时官办书局或民办书局、书坊、书店等种类繁多的征订目录与广告,透射出这一特定时期书籍生产与流通的状况,给广大研究人员和读者提供了翔实的历史资料”。在国家图书馆出版社出版的《中国近代古籍出版发行史料丛刊》的序言中,北京大学教授肖东发写上了这样一段话。这部丛书 由国图出版社总编辑徐蜀策划、编辑。出版后,虽每部定价高达14000元,却销售得非常好,四五个月便收回了全部成本。

《民国史料丛刊》、《民国史料丛刊续编》从约计10余万种民国版中文图书中精选4500余种,分政治、经济、社会、史地、文教五大类影印出版。其中2/3以《民国时期总书目》为线索按图索骥,1/3多方搜寻,补其所无,先后汇编成书2268册,堪称鸿篇巨制。

在徐蜀整理此批书目之前,数十种清末民国时期的图书馆销售目录、宣传册页及征订样本,静静地躺在国家图书馆普通古籍书架上,无人问津,尘封了数十年。徐蜀找到它们,偶然中更有必然,在国家图书馆出版社工作,及时全面了解图书馆馆藏,是他工作的需要,更是他的自觉。“泡图书馆”,是他工作与生活中的常态,已积累了厚厚三大册的书号与书名,记录了他“泡”出的收获,勾勒出了这位南开大学历史系的研究生毕业后主要的工作轨迹。

国内第一次系统整理和出版以民国政府为主体的基础史料,全面反映民国各个时期的风云变幻。民国时期,特指从1912年中华民国成立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38年。风雨如晦、国危世乱的时局,却是思想启蒙、民智开启的黄金时期,社会的吐故纳新,开启了中国现代化的历程。追溯与重新审视民国这段历史,反思和我们最为接近的时代,在社会转型、急剧变革的今天,对深刻认识中国特有国情、把握中华民族发展方向大有裨益。《民国史料丛刊》、《民国史料丛刊续编》是全面反映这一时期政治、经济、军事、文化、教育等各个领域基本情况的史料全集。

和徐蜀一样,国图出版社的编辑们自觉地将“继绝存真、传本扬学”作为自己的使命,自觉地在当代学术研究前沿需求与当代现存古籍文献资源之间充当桥梁。1987年,任继愈先生刚任馆长,就明确提出图书馆的藏书要为读者使用服务,图书馆的出版社要以揭示馆藏为主要任务。“古籍图书同时具有两种价值,文物价值与文献价值。文献价值体现在让人读、看、用。没有文献价值,只有文物价值,其总体价值就减少了一半以上。图书的价值在于产生社会效益。”老馆长的这番话,拨亮了编辑们心中的灯。任老晚年致力于古籍整理,扑下身子为国家文化高潮到来做基础工作,为后辈学人服务,被编辑们视为楷模。编辑们为了给当代学术研究提供古籍文献而“泡”图书馆,为了给学者们的研究提供一手文献资料而埋头故纸堆。副总编贾贵荣说:“我们的工作绝不是简单的古籍影印,我们将智慧和心力融汇其中,功在传承,利在学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