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必威官网】传奇老兵忆长征:皮鞋当粮食 12次翻雪山_军事历史_好文学网

 古典文学     |      2020-01-24 13:17

胡宗林,1920年生,四川理番人,藏族,藏名仁钦索朗。1935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参加了长征。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0年入抗大第六分校学习。后任太行军区分区武工队分队长、第四野战军营教导员。建国后,历任中共雷南县委书记、西藏工委日喀则分工委副书记、山南专署专员、西藏自治区民政局局长、自治区第三届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7月25日,夹金山垭口,四川阿坝州小金县达维红军小学的同学们在举行夏令营活动。

1985年离休。现居成都。

  一头头黑色牦牛,点缀在绿毯一般的山坡草甸上。随着之字形山路盘旋,眼前的美景很快被高海拔地带的寒冷缺氧、雨雾突袭取代。

人们常常用“爬雪山,过草地”来形容长征的艰苦卓绝。红军翻的第一座大雪山是夹金山。仅仅翻越一次就十分困难,很多红军长眠在雪山深谷。而一位藏族老红军竟然翻越了12次,创造了长征途中的奇迹。这位令人尊敬的老红军就是胡宗林,采访中,胡老讲述了长征中他在雪山草地来回几趟的传奇经历。

  夹金山是中央红军长征中翻越的第一座大雪山,藏语意为又高又陡的山。它位于四川省雅安市宝兴县西北,主峰海拔4000多米,终年积雪,空气稀薄,天气变化无常。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之后,1935年6月挺进宝兴,计划翻越夹金山,需要熟悉雪山的向导。

1935年5月22日,红四方面军9军的一部从茂县附近西渡岷江,分别向理番、黑水前进。30日,进占理番县城薛城。31日,占领杂谷垴。6月3日,先头部队进抵理番通往懋功的要地猛固。从此,我的命运也跟着改变。

  70岁的马文礼站在硗碛乡毛泽东、朱德旧居前,讲起了父亲马登洪当年给中央红军当向导的故事。那时马登洪19岁,藏族名字叫莫日坚,住在夹金山脚下,是个熟悉山路的猎人。因提了一盏马灯给红军带路,红军送给他一个新名字——“马灯红”(马登洪)。

我是四川阿坝理番人,出生于1920年。我的父亲是一位普普通通的藏族农民,他一辈子受苦受穷,去世得早,我没有见过我的生身父亲。后来母亲改嫁了,继父是汉人,叫胡德昌。

  马登洪看到,“有些红军光着脚板,衣服都烂了,吃不饱穿不暖。”尽管如此,战士们仍然积极乐观。他和一个名叫杨茂才的汉人向导一起,送红一方面军先遣部队上山。6月12日,红军战士沿着崎岖狭窄泥路,向着山顶爬去,是日下午,王开湘、杨成武率领的先遣队翻过夹金山,与红四方面军第七十四团在懋功县达维(今小金县达维镇)意外相遇,相遇的桥被称为“会师桥”。几天后,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也翻越夹金山,进抵达维。在达维喇嘛寺前,红一、红四方面军举行了会师联欢会。

红军到理番县不久,就开始招兵,他们叫“扩兵”、“扩红”。我对红军的了解多了,也有了感情,就想当红军。当时我也不懂什么革命道理,只认准了一个理:当了红军,再不用伺候人,再不会挨打挨骂,也不会饿肚子,还有大米饭吃。

  翻越夹金山后,红军还翻越了梦笔山、长板山、仓德山、打古山等多座大雪山。“长征万里险,最忆夹金山”。很多老一辈革命家亲身经历过翻越夹金山。宝兴县沿江路324号,红军长征翻越夹金山纪念馆里,收藏了他们的记忆——

我加入了红四方面军31军,被分配在学兵连。学兵连,培训的时间长一些,作为干部来培养。

  邓颖超在回忆录中写道:“夹金山上终年积雪,山顶空气稀薄。必须在每天下午4时前走过,上下30公里中途不能停留,否则,大风雪来了就会冻死在山上。”

有一次,整个连队被调去参加攻打杂谷垴喇嘛寺的战斗。杂谷垴喇嘛寺是我们地区大的一座寺院,平时有几百个喇嘛。红军到理番县之前,国民党的特务分子也潜入寺院,挑动喇嘛与红军作对;被红军打垮、打败的国民党散兵败将,也跑到寺院。此外还有当地的屯兵和土匪,都汇聚在寺院,提出所谓“武装保卫寺院”的口号,来反对红军。

  伍修权曾写道:“我曾亲眼看见有的同志太累了,坐下去想休息一会儿,可是一坐下就再也起不来了。他们为革命战斗到自己的最后一口气。”

6月18日,总部命令妇女团担任进攻杂谷垴喇嘛寺的任务。同时命令我们学兵连参加战斗,要求我们在19日上午务必赶到。我们提前一天,于18日上午赶到。

  杨成武回忆道:“将到山顶,突然下起一阵冰雹,核桃大的雹子劈头盖脑地打来,打得满脸肿痛,我们只好用手捂着脑袋向前走”……

“东京针对所谓的中国官方媒体反日宣传展开姗姗来迟的调查”。6日香港《南华早报》的报道称,日本正在寻找办法,反制中国在众多双边问题上的“舆论战”,而安倍政府这项研究正是为此做出的努力之一。东京方面担心,中国在这些问题上所持立场,已经作为事实被国际媒体和其他国家政府及公众所接受。

  “夹金山,夹金山,鸟儿飞不过,凡人不可攀。要想越过夹金山,除非神仙到人间!”在夹金山垭口刻有“海拔4114米”的石碑旁,记者看到阿坝州小金县达维红军小学学生正在举行夏令营活动,唱着当地流传的歌谣。

鉴于安倍否认历史的言行,中韩两国都展开了对日本现政府的批判,但是日本却将中韩反驳安倍言论的行动看成是“反日行动”,正在试图通过国家层面对中韩的“反日宣传”作出反击。

  “当年红军翻越雪山,恶劣的环境带来很多困难,今天我也感受到了。”六年级男孩文膑仕说,“我会传承红军精神,好好学习,长大后报效祖国。”

《南华早报》的文章称,安倍政府担心,中国官方媒体刊登的有关日本的新闻,会暴露在世界其他国家面前,尤其是非洲、东南亚、南美与中东国家,它们能够轻而易举地接触到这些媒体报道。此外,日本方面声称,“由于中国官方媒体的新闻在成本方面远低于路透社、BBC或彭博社等其他媒体,所以东京担心“反日新闻”会被传播到世界各地。

日本《产经新闻》集团网站ZAKZAK3月1日曾披露,为了对抗中国和韩国的“反日宣传”,有必要强化日本的对国际宣传。对此安倍表示:“中韩在开展贬低日本的海外宣传活动,为此我们打算认真制定宣传战略。”这是安倍在2月28日国会的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上答辩时作出的发言。报道称这表明“安倍欲强化国际宣传战的意向”。围绕领土和历史问题,日本也必须制定战略,进行有效宣传。同日,日本领土问题大臣山本一太也出席了外务省举办的会议,会议召集了大约30名日本驻亚太地区大使。会上山本表示“为了在严峻的舆论战中打败对手,希望以人格为担保深入所在国政府。”山本还承诺,对于有效发布舆论信息的大使馆将增加预算和人员。6日,ZAKZAK网站还报道称,韩国部分反日势力正在谋划要诋毁安倍,这是日本不能无视的。

日本明治全球事务研究所的访问学者奥村纯称,“我认为,日本针对来自中国的报道展开调查的举动慢了半拍。”此前,日本官方媒体也多次反击,但效果适得其反。例如日本NHK会长籾井胜人发表有关慰安妇的谬论后,这家日本国家广播机构成为众矢之的。奥村纯称,“政府必须小心对待日本媒体向海外传播的信息。”

针对中日在外交宣传中的激战,一名日本资深媒体人士6日对《环球时报》记者称,中国政府展开的国际舆论战不仅广泛,而且是有备而来,日本目前处于被动状态,缺乏更加有效的大战略。实际上在历史问题上互相指责,只能有利于中国。他还对安倍政权下的右倾趋势表示忧虑,并担心这种倾向会让日本对中国更加强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