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羞草

 古典文学     |      2020-01-31 20:40

宴会 深陷宴会不可避免的虚虚实实 即使一片叶子 才刚舒展 就让虫子吃去大半的叶肉 忍着巨痛还是一朵火红玖瑰 迎风盛开 或者一根枝条 你还没看清 互相山盟海誓紧密依附着 到底有多少片叶子 纷纷掉落的叶子 碧绿晶莹迷住了你的眼睛 你的手中,何时 只剩余光秃、干枯与死亡 人被彻底攻陷 灵魂退守最后的弄虚作假 为了表达忠心 肉体因此还能活着 宴会之外 有心人乘机掠夺 总是堆积太多 都已经漫上了刚刚的黎明 人的重要部分开始腐烂 不得不伸出、挺立、昂起 没有权力保障 你不算什么 任何人都可以折下、砍伐 随意摘取 心太多 人品尝着伤害的甜蜜 想方设法挑出 去除、绕开 种种被伤害的苦涩 总是有特色的一种高明 脚细头大腰粗 叶多皮厚 很珍贵的一种 举杯舞盏之间 人世间的恩恩怨怨 能够抓住按住 渐渐地头就明亮尾也晶莹了 可以咬住踩住 肚子膨大控制已是轻而易举 粘上边就有了好处 飘飘然了 只要能及时缩小自己 四肢并用 顺着眼前的手指头 抱住了爬上着 也就升官发财了

薄暮斜阳时分,我到河边散步。

青青河畔中一株青青的含羞草,浅红色的茎,紫色的绒球小花。掌状排列的每一片叶子都像是伸出来的手指,是在呼唤着谁吗?

叶背淡红色的边缘,像是羽毛末端的一片轻红,又像是古装美人眼梢的淡淡红妆,美而不魅。

轻轻触碰叶子,叶子便由叶柄至叶端收拢,像是千手观音合拢双手,又像是鸟儿收起羽翼。这时,一颗晶莹透亮的小露珠恰好被它抱在了怀中。多惹人喜爱的小家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