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app下载死亡_现代诗歌_好文学网

 古典文学     |      2020-01-31 20:40

死亡 既使你一劳永逸 将你我彼此间 能够保持沉默的瞬间 拒之门外 或者磨去标识 直接打包封条盖印 藏进档案室的保险箱里 这么多迷漫着青春气息的瞬间 宽敞,明亮 鲜花般盛开 团团簇簇围绕着日渐高耸的遥远 你一旦踏上了也就进入了 你一旦进入了就便拥有着 突然的陡峭仿佛恐龙化石 你看见摸到了时间 全是液体状态的兄弟相残 粘粘的,臭臭的 即使冰冷腐烂 也能找到空隙 准确把握住时机 你抓紧他的手也就抓住了 一个狐狸称雄的时代 不留下半粒的葡萄 渐渐地平坦就像植物种子 见光遇水忍不住发芽吐绿 火辣光滑迅速长高 你听见咬到了死亡 还是婴幼儿期 总有漏洞能让你及时踩住底线 抱紧他的大腿也就抱住了 愚人庸人治世的现实 不漏滴水不透丝风 空余出一匹黑马继续狂奔 柔软了渐渐笔直终于坚硬了 扬起更高的尘土掀起更大的风浪 拉开更长的鸿沟剖开更宽的伤口 悠悠天地 只有此时 可只有你和我 要死了还须看视监听 死亡了不怕恐吓威胁 自由了想看就看 自我了想摸就摸 自己了想说就说

都说在人死之前,脑子里会回放这人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就像电影一样。所以我现在眼前看到的,都是和徐萌在一起的每一个瞬间。

渐渐的我看见一点光明,像是一道门在那,一阵光线从那涌出刺进了我的眼睛,我又感觉到一阵细风吹了进来,有些凉,我的眼前有了些光亮,这让我的头有些发痛。肚子上好像没那么难受了,我猛地坐了起来,睁开眼,眼前的景象是那般熟悉。

眼前的景象迅速把我拉回现实,我撩起上衣,肚皮上根本就没有枪眼,也没有疼痛,只是冒了一身的冷汗被风吹的有些凉快。我回想起那个梦,那真的只是我做的一个梦?昨晚跟我睡在一张床上的徐萌不知道去了哪里,那个梦的开始好像也是这样。

我现在很想抽一颗烟,肚子上的血液不断的涌出,粘粘的,我靠在胡同里的墙角,手艰难的向裤兜伸去,这一动作让我肚子上的伤口被力拉扯,疼的我脸上又冒了一阵冷汗,冷汗顺着眼窝流进了眼睛里,很蛰。我现在龇牙咧嘴,挤眉弄眼的样子一定很难看,我很想让远处的徐萌发现我,但又很怕让她看见我此时此刻的狼狈样,何况,我现在的喉咙已经发不出声来,思来想去,我还是把最后的力气用在我吸上最后一口万宝路上吧。

我想起来高中时我给徐萌写的情书

这一切就如同最初相遇时的那样,美的跟画一般。我很想迈步上前与徐萌说话,但是肚子上的疼痛让我寸步难行。

“杀掉爱因斯坦!”

鼻子里的清香被血腥替代,我的身体开始向下坠去,子弹穿过肚皮撕裂下一大块肉,给我身体的前后开了两个洞,这跟电影里演的中枪后还能跟敌人狂干的剧情一点也不一样。

这就是死亡吗

烟被我手上的鲜血打湿,就算有火也点不着了。肚子上的伤口不再疼痛,和徐萌在一起的一个个瞬间像走马灯是的在我脑子里闪过,我的身子不断的向下沉入,我想伸手去摸,却什么也碰不到。那些景象离我越来越远,直至变成一个白点,这一切就像是一场梦般,只不过这个梦我再也不会醒来,我在向身下的一片黑暗堕去,我将坠落在哪儿,最后会掉进地府,看见牛头马面黑白无常?还是直接掉进地狱里?还是就一直这样坠落直至没有意识。

那是一个雨后的傍晚,落日下的橙色包裹着街道,雨后的一切都跟新的一样,空气里有股子清香的味道,风吹的很轻,但我希望它刮的再重点儿,这样我就能看见徐萌裙子里更多的洁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