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莉·勃朗特的《呼啸山庄》讲述了怎样的故事,作者要表达什么?

 古典文学     |      2020-01-31 20:40

摘要:作为英国文学的经典之作,《呼啸山庄》利用离奇的故事情节、独特的创作视角以及细腻的描写手法,展现英国乡村生活场景的同时,也利用不同家族的爱恨纠葛,撰写了一个曲折跌宕的故事。而小说本身更是受到哥特文学传统的影响,利用恐怖的故事背景、扭曲的人物性格、复仇的故事主题,吸引读者关注故事情节、人物心理等的发展,并沉浸在小说的哥特化叙事之中。 中国论文网 关键词:《呼啸山庄》;哥特传统 作为英国文学的代表作,《呼啸山庄》一开始并不被文学界看好,甚至有人表示,该作品中应用大量恐怖情节进行氛围渲染,幻想色彩较多,不符合主流小说的审美。半个世纪以后,随着文学艺术的发展,文学界的思想不断变化,人们对于这部经典作品的看法才有所改观。在作品中,着名作家艾米丽・勃朗特利用神秘而曲折的故事,征服了世界范围内的读者,使《呼啸山庄》得以广泛传播,故事中的神秘色彩、浪漫的笔触风格等,也引发了文学界更多有关哥特创作风格的讨论。 一、文学中的哥特传统 18世纪的英国文学,以现实主义小说为主。但是,过多的现实揭露同样引发一些人的审美疲劳,哥特小说这类以超现实的故事内容给予个人想象空间,同时利用极端的故事情节和人物性格,阐述各类情感观点,满足情感刺激需求的文学创作方式,显然迎合了当时读者的需求。人们得以通过文学作品中夸张的叙事手法、恐怖的小说气氛,复杂的人物性格等,感受更多荒诞、离奇的故事,感受不寻常的故事内容,了解社会中各类矛盾冲突给个人带来的影响,亦或在故事阅读中寻求现实无法给予的情感满足。 《呼啸山庄》的作者艾米丽・勃朗特在作品创作过程中,通过目睹资本主义社会发展导致社会矛盾加剧的现实,在感受工人的反抗与斗争,感受城镇中的勾心斗角与旷野轻松自由生活之间差距的过程中,加深了对于矛盾本身的理解,因此,其利用哥特式的创作手法,将自身感受到的生活付诸笔端,让矛盾本身更具艺术色彩。 二、《呼啸山庄》中的哥特风格 故事背景的恐怖渲染手段 故事一开始描述的《呼啸山庄》即出现在恶劣的气候当中,加之山庄历史古老,中年北风呼啸,气氛阴森,所处的年代又较为久远,没来由的给人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另外,作者还通过其他恐怖的意象,不断渲染背景的恐怖气氛。比如在租客的梦境里,窗外有拍打窗户的人。有鲜血滴下粘湿床单等。总之,各种阴森恐怖的场面集中于山庄的描写中,让人不禁感觉山庄里会有各类触目惊心的事情发生。 人物特征的矛盾和扭曲 《呼啸山庄》中的人物形象,都充满了矛盾色彩。与哥特风格作品中所塑造的恶棍英雄形象类似。主人公希斯克利夫既受到了亨德莱的虐待,无法拥有美好的爱情,同时其也因为复仇,变成一个残虐的压迫者,利用自身的优势折磨小凯瑟琳、哈利顿,甚至是自己的儿子。希斯克利夫的妻子伊莎贝拉自小养尊�优,因仰慕希斯克利夫而嫁给他,却在结婚之后希望破灭,终负起离家。 主题内容上的仇恨与报复 《呼啸山庄》与其他哥特小说一样,以报仇、仇恨为主题。受到山庄主人收养的希斯克利夫因亨德莱对其的嫉妒而受到不公平对待,因此想要复仇。其青梅竹马的恋人却因为世俗观念,嫁给了体面富有的林顿。种种不公正的待遇加剧了希斯克利夫的复仇情绪,而其也通过夺得呼啸山庄和画眉山庄达到了自己复仇的目的。甚至后,一直生活在复仇的阴影当中。 三、《呼啸山庄》对哥特传统的扩展 故事情节的拓展 《呼啸山庄》中的故事情节,一开始即利用超自然的天气现象和租客的噩梦描述,将恐怖气氛推向顶端。租客梦境中的神秘感受,让呼啸山庄开始即给人一种不详气氛。后期的故事情节中,故事的主角并未获得幸福、复仇的举动也在后关头中止,直至后希斯克利夫以死放弃,重重情感变化丰富了故事情节,同时实现了对哥特小说单一情节展现方式的拓展。 人物心理的拓展 在哥特式小说中,通常会出现一些暴君、柔弱少女等形象,利用对人类暴力行为的渲染,或者对人们暴虐心性的反衬,挖掘人性当中的阴暗特性,进而反衬社会现实中的阴暗现象。通常,在人们行为描写的同时,会弱化心理描写。艾米丽・勃朗特的《呼啸山庄》,则利用自身对于善与恶、爱与恨等对立心理的理解,将个人的天性以及人们面对世道变换时的心理变化完全展现出来,发展了哥特文学创作手法,让读者能够从人物经历的矛盾中产生共鸣,感受到更深层次的心灵冲击。比如女主人公凯瑟琳天性善良,但是其灵魂中的阴暗面却因为婚姻分裂以及精神刺激而得以展现,内心冲突不断加剧,进而也导致个人行为的变化。 叙事方式的拓展 原有的哥特小说中,通常采用平实的叙事方式,将小说中的爱恨情仇完全展现于读者面前,便于读者理解。而在艾米丽的《呼啸山庄》中,则对叙事方式进行了扩展,故事情节更具跳跃性,故事可读性也更高。比如其利用倒叙和顺序相结合的方式,增加故事的神秘感,利用双重或者三重故事解读视角,将整个故事情节联系起来,让人们在不断丰富自身对故事主体结构的认识中,了解房客、女管家的所见所闻,进而实现对故事情节的把握以及对人物情感的解读。 《呼啸山庄》从社会现实角度出发,通过对小说整体哥特风格的把握,利用戏剧性的故事结构,将一个扭曲的人物形象塑造成恶棍英雄。同时以复仇为主题讲述爱情,以情感对立为方式,阐述人物之间的对抗,叙事方式别具特色,故事构思精妙,作者笔触精炼却又不失浪漫,在成就小说本身的同时,也对哥特式文学风格进行再次发挥,敲击读者心灵,引发人们对于时代现实、对小说中人物心理变化、对哥特文学创作手法应用方式的深思。

02

艾米莉虽然没有谈过恋爱,更没有结过婚,但“闭门造车”出这样一部伟大的文学作品,这要归功于她敏锐的感知力和洞察力,以及家庭教育的熏陶与感染。

作品通过极尽疯狂扭曲的人物,表达了作者对现实的愤懑和不满。维多利亚时期的英国,金钱至上、身份第一的观念扭曲了人性。凯瑟琳终究是在富二代和穷小子之间选择了前者,上流社会的荣耀光环远远胜过前途渺茫的爱情。

结果又怎么样呢?凯瑟琳隐藏着真实的性情,装扮出符合分身地位的仪态举止,在日复一日中悔恨当初所做的决定。纵使是化作鬼魂,依然在呼啸山庄里苦苦哀求,因为她想做回真正的自己。

如果你是凯瑟琳,又会如何选择呢?

《呼啸山庄》是英国女作家勃朗特姐妹之一艾米莉.勃朗特的作品,是19世纪英国文学的代表作之一。首版1847年。

图片 1

卡瑟琳·欧肖也是一个复杂的人物。她时而友爱,时而狂暴,时而温柔,时而激动,时而深情款款,时而任性率性。她叫父亲深感绝望,因为不能理解她,他便说没法爱她。她的哥哥亨德莱觉得他被希斯克利夫剥夺得一无所有,卡瑟琳却在这个黑小子身上看到了自己狂野本性的反映。她与他一起在荒野上玩耍,那里是他们的天然栖息之地,他们迷恋着乡间景色的粗犷美。但是卡瑟琳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她发觉自己无法抗拒画眉田庄的优雅生活的吸引,经过山庄的暴风雨后那座可爱的清新的老宅是那样的安详。就这样,她被引得背弃了自己心知肚明的真正本性——这种本性与希斯克利夫是一体的——只为那尘世的浮华的缘故。粗俗的希斯克利夫社会地位比她低,所以她决定嫁给埃德加,正是这个决定促成了小说的悲剧。在第十五章她与希斯克利夫重聚的动人场面中,她承认了这个事实。

01故事梗概

故事围绕希斯克利夫和凯瑟琳两个人的爱恨纠葛展开。希斯克利夫原本是个弃儿,被凯瑟琳的父亲带回家收养。在朝夕相处中,两人互生爱意。

公主和穷小子本来有望结为连理,共筑爱巢,却因误闯画眉山庄而改变了这一切。

画眉山庄是与呼啸山庄的原始粗犷截然不同的另一个世界,凯瑟琳结识了少庄主埃德加先生,并接受了他的求婚。希斯克利夫因为误会离家出走,三年以后外出致富归来,这时的凯瑟琳已经嫁作人妇。

希斯克利夫对这一切都感到愤怒、不满,他开始了计划详尽的复仇计划,并且如愿完成。两个山庄的财产都落入了他的手里,所有人都被他玩弄于股掌之中,但他却连掀起一片瓦片的力气都没有了。

凯瑟琳死了,希斯克利夫似乎失去了生活的重心和意义。他食不下咽、夜不成寐,在一个雨夜追随心中所爱而去。也许,唯有死对他来说才是一种解脱,唯有与凯瑟琳在一起才是他的天堂。

艾米莉·勃朗特将黑暗和暴力描述成人类生活中真实、积极而且不可逃避的力量。事实上,希斯克利夫之所以成为这样引人注意的人物,《呼啸山庄》之所以成为一本如此令人难忘的书,如果有必要说出一个实证的话,那么这个实证就是这样的处理方法。希斯克利夫的一生就是这种恶之力的体现。细看他的历史,就像是在看一幅心爱照片的底片;一切本应是黑暗的地方都是浅色的,而一切本应是浅色的都成了黑暗的。希斯克利夫和卡茜不是通过取悦彼此来相爱,而是将巨大的痛苦施加在对方身上。他们不谈生活在一起,而是谈死在一起。他们不是靠进食来维持生命,而是靠绝食来维持生命。作为一位小说家,这是她的成功之举:随着情节发展,消极的变成了积极的。卡茜和希斯克利夫之间那扭曲的爱情成为故事中的主要事实,而希斯克利夫本人,这个所有的虚构作品中最凶狠的人物之一,终于从细心的读者那里赢得了同情和理解。

《呼啸山庄》是英国女作家勃朗特姐妹之一艾米莉·勃朗特的作品,是19世纪英国文学的代表作之一。

《呼啸山庄》出版后一直被人认为是英国文学史上一部“最奇特的小说”,是一部“奥秘莫测”的“怪书”。原因在于它一反同时代作品普遍存在的伤感主义情调。而以强烈的爱、狂暴的恨及由之而起的无情的报复,取代了低沉的伤感和忧郁。它宛如一首奇特的抒情诗,字里行间充满着丰富的想象和狂飙般猛烈的情感,具有震撼人心的艺术力量。虽然它开始曾被人看做是年轻女作家脱离现实的天真幻想,但结合其所描写地区激烈的阶级斗争和英国的社会现象,它不久便被评论界高度肯定,并受到读者的热烈欢迎。根据这部小说改编的影视作品至今久演不衰。

问:艾米莉·勃朗特的《呼啸山庄》讲述了怎样的故事,作者要表达什么?


内容简介

小说描写吉卜赛弃儿希斯克利夫被山庄老主人收养后,因受辱和恋爱不遂,外出致富。回来后,对与其女友凯瑟琳结婚的地主林顿及其子女进行报复的故事。全篇充满强烈的反压迫、争幸福的斗争精神,又始终笼罩着离奇、紧张的浪漫气氛。

艾米丽生性寂寞,自小内向的她,缄默又总带着几分以男性自居的感觉,诚如夏洛蒂所说的:“她的性格是独一无二的。”少女时代,当她和姐妹们在家里“编造”故事、写诗的时候,她就显得很特别,后来收录在她们诗歌合集中艾米丽的作品总是如同波德莱尔或爱伦·坡那样被“恶”这一主题所困惑,在纯净的抒情风格之间总笼罩着一层死亡的阴影。在她写作《呼啸山庄》时,这种困惑与不安的情绪变得更加急躁,她迫切需要创造一个虚构的世界来演绎它,把自己心底几近撕裂的痛苦借小说人物之口淋漓尽致地发泄出来。因此《呼啸山庄》是饱含作者心血与情感的作品。

然而,凯瑟琳最后却背叛了希斯克利夫,嫁给了她不了解、也根本不爱的埃德加·林顿。造成这个爱情悲剧的直接原因是她的虚荣、无知和愚蠢,结果却葬送了自己的青春、爱情和生命,也毁了对她始终一往情深的希思克利夫,还差一点坑害了下一代。艾米莉·勃朗特刻画这个人物时,有同情,也有愤慨;有惋惜,也有鞭笞;既哀其不幸,又怒其不争,心情是极其复杂的。

作品主题

《呼啸山庄》通过一个爱情悲剧,向人们展示了一幅畸形社会的生活画面,勾勒了被这个畸形社会扭曲了的人性及其造成的种种可怖的事件。整个故事的情节实际上是通过四个阶段逐步铺开的。第一阶段叙述了希斯克利夫与凯瑟琳朝夕相处的童年生活;一个弃儿和一个小姐在这种特殊环境中所形成的特殊感情,以及他们对亨德雷专横暴虐的反抗。第二阶段着重描写凯瑟琳因为虚荣、无知和愚昧,背弃了希斯克利夫,成了画眉田庄的女主人。第三阶段以大量笔墨描绘希斯克利夫如何在绝望中把满腔仇恨化为报仇雪耻的计谋和行动。最后阶段尽管只交代了希斯克利夫的死亡,却突出地揭示了当他了解哈里顿和小凯瑟琳相爱后,思想上经历的一种崭新的变化——人性的复苏,从而使这出具有恐怖色彩的爱情悲剧透露出一束令人快慰的希望之光。

《呼啸山庄》是英国女作家艾米莉勃朗特一生唯一的一部小说作品。虽然她的人生短暂,但只此一部便使世界文坛永远记住了她。

《呼啸山庄》的故事是以希斯克利夫达到复仇目的而自杀告终的。他的死是一种殉情,表达了他对凯瑟琳生死不渝的爱,一种生不能同衾、死也求同穴的爱的追求。而他临死前放弃了在下一代身上报复的念头,表明他的天性本来是善良的,只是由于残酷的现实扭曲了他的天性,迫使他变得暴虐无情。这种人性的复苏是一种精神上的升华,闪耀着作者人道主义的理想。

因此,希斯克利夫的爱一恨一复仇一人性的复苏,既是小说的精髓,又是贯穿始终的一条红线。作者依此脉络,谋篇布局,把场景安排得变幻奠测,有时在阴云密布、鬼哭狼嚎的旷野,有时又是风狂雨骤、阴森惨暗的庭院,故事始终笼罩在一种神秘和恐怖的气氛之中。在小说中,作者的全部心血凝聚在希斯克利夫形象的刻画上,她在这里寄托了自己的全部愤慨、同情和理想。这个被剥夺了人间温暖的弃儿在实际生活中培养了强烈的爱与憎,亨德雷的皮鞭使他尝到了人生的残酷,也教会他懂得忍气吞声的屈服无法改变自己受辱的命运。他选择了反抗。凯瑟琳曾经是他忠实的伙伴,他俩在共同的反抗中萌发了真挚的爱情。

卡瑟琳·欧肖

但艾米莉·勃朗特塑造这个阴郁的主角时独具匠心,至少在某种程度上使他成为一个值得同情的人物。例如,在书开章处,正当读者几乎定下心来认为希斯克利夫是个残忍的、麻木不仁的畜生,连一个人对同类起码的道义都不与理论——简而言之,当他竟然要将洛克乌孤身一人赶入茫茫风雪中时——却出现了小说中最具抒情性的一个动人场景。希斯克利夫朝窗外探出身去,哀求卡茜的鬼魂进来。这一场中希斯克利夫显然具有深沉的感情,也颇具怜悯之心,叫读者不得不重新考虑对这个人所做的评价。毫无疑问,他心狠手辣,但同样明白的是,他内心深处潜存着无限的柔情和伟大的爱情。显然,在他生活的某一段历程里,这种潜力被摧毁了。而读者的兴趣受到激发,想知道这是如何发生的,便继续读下去。

艾米丽生性寂寞,自小内向的她,缄默又总带着几分以男性自居的感觉,诚如夏洛蒂所说的:“她的性格是独一无二的。”少女时代,当她和姐妹们在家里“编造”故事、写诗的时候,她就显得很特别,后来收录在她们诗歌合集中艾米丽的作品总是如同波德莱尔或爱伦·坡那样被“恶”这一主题所困惑,在纯净的抒情风格之间总笼罩着一层死亡的阴影。在她写作《呼啸山庄》时,这种困惑与不安的情绪变得更加急躁,她迫切需要创造一个虚构的世界来演绎它,把自己心底几近撕裂的痛苦借小说人物之口淋漓尽致地发泄出来。因此《呼啸山庄》是饱含作者心血与情感的作品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