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和老师说再见_青春校园_好文学网

 古典文学     |      2020-02-08 05:03

霞早就知道老师要调走了。

■ 侯建臣

霞不敢主动和老师去说再见。一想到自己专门到学校去和老师说再见,她的脸就红了。

  《文艺生活(精选小小说)》2005年第2期  通俗文学-校园小说

霞自己对自己说,脸有什么好红的,不就是和老师说句话吗?但这样她的脸反而更红了。

  乡村的晨来得很慢。

老师走的那天,霞起得比以前还要早。她穿了那件只有过年才穿的衣服,拿出放在柜子里的口红,开始往嘴唇上涂。那口红还是在城里的嫂子回家来住时给她留下的,只有出门的时候,她才悄悄地涂涂。涂着涂着,她又都用布子擦了。她觉得涂完后自己变得不像样子了。涂涂擦擦,口红快用完了。

  霞早就知道老师要调走了。

霞早早地在星星的陪伴下朝着村子东面的另一个村子走。晨时的寒气让她的身子凉凉的。霞不知道是晨真的凉,还是自己出的汗让风吹凉了。

  霞不敢主动和老师去说再见。一想到自己专门到学校去和老师说再见,她的脸就红了。

天快亮了,霞开始从那个村子往回走。霞只是想让老师知道,她是从另一个村子回来,正好遇到老师的。霞还在心里一遍一遍地说:我是从我姥姥家返回来的,我真的是从我姥姥家返回来的。好像怕谁不相信似的。

  霞自己对自己说,脸有什么好红的,不就是和老师说句话吗?但这样她的脸反而更红了。

霞走得很慢,她的眼睛一直看着前面。她好几次好像看到前面有个人影,其实只是路旁的一棵树。霞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样一个早晨总是看错了什么。

  老师走的那天,霞起得比以前还要早。她穿了那件只有过年才穿的衣服,拿出放在柜子里的口红,开始往嘴唇上涂。那口红还是在城里的嫂子回家来住时给她留下的,只有出门的时候,她才悄悄地涂涂。涂着涂着,她又都用布子擦了。她觉得涂完后自己变得不像样子了。涂涂擦擦,口红快用完了。

我一定要和老师说再见的。霞一遍一遍地对自己说。

  霞早早地在星星的陪伴下朝着村子东面的另一个村子走。晨时的寒气让她的身子凉凉的。霞不知道是晨真的凉,还是自己出的汗让风吹凉了。

不就是说个再见吗?有什么大不了的。霞很自信地对自己说。

  天快亮了,霞开始从那个村子往回走。霞只是想让老师知道,她是从另一个村子回来,正好遇到老师的。霞还在心里一遍一遍地说:我是从我姥姥家返回来的,我真的是从我姥姥家返回来的。好像怕谁不相信似的。

再见,李老师。霞大声说。霞说完以后,吓了一跳,霞想这是自己的声音吗?霞的心跳得咚咚的。霞就四周看看,然后伸伸舌头。

  霞走得很慢,她的眼睛一直看着前面。她好几次好像看到前面有个人影,其实只是路旁的一棵树。霞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样一个早晨总是看错了什么。

老师终于出现了。真的是老师出现了。

  我一定要和老师说再见的。霞一遍一遍地对自己说。

霞揉了揉眼睛,霞怕再看错,就使了劲地揉,但这一次没错。那就是那个每天早晨早早地起来跑步的李老师,那就是那个边跑边朝霞笑、还说“你好啊!”、“你早啊!”的李老师。

  不就是说个再见吗?有什么大不了的。霞很自信地对自己说。

霞心跳得更厉害了,离老师越近霞越想朝另一个路走。但霞硬着头皮告诉自己:我一定要和老师说再见,一定要。

  再见,李老师。霞大声说。霞说完以后,吓了一跳,霞想这是自己的声音吗?霞的心跳得咚咚的。霞就四周看看,然后伸伸舌头。

霞一直在心里告诉自己,我是刚从我姥姥家回来的,正好就碰到了老师。

  老师终于出现了。真的是老师出现了。

霞又想有谁这么早就从姥姥家回来的。霞又想我就是这么早从姥姥家回来的,怎么啦?

  霞揉了揉眼睛,霞怕再看错,就使了劲地揉,但这一次没错。那就是那个每天早晨早早地起来跑步的李老师,那就是那个边跑边朝霞笑、还说“你好啊!”、“你早啊!”的李老师。

霞想着这些,霞和老师的距离越来越近。霞听到了老师的脚步声,霞好像还听到了老师出气的声音。霞的步子急急的。霞知道老师看着自己,但霞不敢抬起头来。那些个早晨总是这样的,霞每天都起得很早,她的母亲瘫了好几年了,霞每天早晨要早早起来给出工的父亲和上学的弟弟妹妹做饭,还要做猪食。霞早早地从街外边的柴禾堆上抱柴回来,正好碰到老师跑步回来,老师总是看着霞说:你好。霞总是头低低的,步子急急地抱着柴回家,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霞心跳得更厉害了,离老师越近霞越想朝另一个路走。但霞硬着头皮告诉自己:我一定要和老师说再见,一定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