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精选: 一包花种(小小说)

 古典文学     |      2020-02-08 05:03

次日一早,他就返回校园了,父亲在山村的小路上送了他很远,他说,爸,您就请回吧!父亲说,那件事千万别忘了。他说,爸您就放心好了。父亲笑了,笑里有了内容,父亲目送着他远去,像是目送一个当年的自己,直至他在父亲的眼中化成了黑点,父亲才回过身,消失在山村的小路上。

  次日一早,他就返回校园了,父亲在山村的小路上送了他很远,他说,爸,您就请回吧!父亲说,那件事千万别忘了。他说,爸您就放心好了。父亲笑了,笑里有了内容,父亲目送着他远去,像是目送一个当年的自己,直至他在父亲的眼中化成了黑点,父亲才回过身,消失在山村的小路上。

渐渐长大,离开家也不再留恋,因为外面的世界更大更精彩。

他望着父亲,低着头,脸像朝霞。

  他望着父亲,低着头,脸像朝霞。

大家都说父爱如山,我爸也是这种人,不言语,默默地做很多事关心我。

回到学校,各种活动和课程把时间排得满满的。开始他还记得那件事,到后来他就忘了。父亲来信了,他该怎样回信呢?他能让年过半百的父亲失望吗?经再三思考,他很违心地给父亲写了回信,用了很文学性的语言告诉了父亲花儿如何如何在校园里开放,等等。事后,他又为自己的小聪明而窃窃自喜。他想,总算瞒过了父亲,可是他失算了。

  他接到父亲的来信,才猛然想起,忘记了父亲让他做的一件事。

龙应台说:“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母女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在目送着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经过几天,父亲突然从乡下跑来了。他面对父亲,无言以对,父亲说,儿子,我接到你的来信就赶来了,近日来,我常做梦,梦见花儿在园中开放,开得很美,快带我去看看吧!

  他说,爸,什么忙?

生命就是这样矛盾,相爱分离,是永世无解的题。亲人永远只能陪半辈子多一点,不能陪一辈子。我们长大,担心房租,担心升职,担心很多事情,却忘了最该担心的事是我们渐渐老去的家人。

父亲当年还是一个朝气蓬勃、意气风发的学生时,厄运正一步一步地向他走来。“文革”开始了,这帮可爱的年轻学子们,摇身一变,成了臂戴红袖标、手持木棒的红卫兵,父亲自然也是其中一员。当时,他们热情高涨地闯入校园中,老师正用一只喷壶在浇花,他们狼一样扑向这园子花草,瞬间,这花儿便支离破碎,狼藉一片。老师失声痛哭,他哭的不仅仅是花儿,还有像花一样的学生,他们在摧残他们自己呀!他们对花草“武斗”完后,便把矛头转向了老师,当木棒、拳脚如雨般地向老师落下时,父亲的脑子猛然一阵清醒,他扔下木棒,扑向老师,说不要打了,不要打了……父亲自然成了这场“武斗”的牺牲品。从此,父亲就拖着一条腿在生命线上艰难行走。

  父亲看着他,什么都明白了,一颗心像是从天上往下落,父亲的心已感到了阵阵疼痛……

再后来我上了大学,在家门口,我提着行李,跟爸说了声,我走了,这回他终于开始嘱托我了,“去了大学要好好读书,饭要吃饱。”“不用担心,我会的。”虽然话语那么简短,我却异常地开心。生为中国传统的一代,我们从不是煽情的人,却难得这样,或许是爸老了,而我终于长大了。

父亲说,这是一包花种,你帮我种到你们校园里吧!

  他说,行呀。说着便把那包花种放进了行李中。

我爸确实很沉默,不太会说话,但是在我人生的每个重要节点,他都是用寥寥数语给我了最大的安慰和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