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必威官网浮士德 喜剧第黄金时代部 《玛尔特的公园》_有名气的人小说_好法学网

 古典文学     |      2020-02-15 13:38

玛嘉丽特 浮士德玛嘉丽特 亨利!你答应我吧!浮士德 什么都行!玛嘉丽特 你怎样对待宗教?说给我听。 你是个好心肠的人, 不过我觉得,你对宗教不大关心。浮士德 别谈这个,孩子!你知道我对你真诚; 为了爱人我不惜牺牲性命, 我决不愿攘夺别人的宗教和感情。玛嘉丽特 这样不行,人必须信神!浮士德 必须信神?玛嘉丽特 唉!但愿我能把你影响! 你连那圣餐礼也不信仰。浮士德 这个我信仰。玛嘉丽特 但是没有热忱。 你长久不去作弥撒和忏悔, 还能说是信神? 浮士德 我的爱人,谁个敢说: 我是信神! 尽管去问牧师或哲人, 他们的回答, 似乎只在讥讽你的提问。玛嘉丽特 那末,你不信神?浮士德 好人儿,切莫误听! 谁敢将他命名? 谁敢自认: 我信神? 谁又感觉到 而胆敢声称: 我不信神? 这个包罗万象者, 这个化育万类者, 难道不包罗和化育 你,我和他自身? 天不是在上形成穹顶? 地不是在下浑厚坚凝? 永恒的星辰 不是和蔼地闪灼而上升? 我不是用眼睛看着你的眼睛? 万物不是逼近 你的头脑和胸心? 它们不是在永恒的神秘中 有形无形地在你身旁纷纭? 不论你的心胸多么广大也可充盈, 如果你在这种感觉中完全欣幸, 那你就可以随意将它命名, 叫它是幸福!是心!是爱!是神! 我对此却无名可命! 感情便是一切; 名称只是虚声, 好比笼罩日光的烟云。玛嘉丽特 你真说得又好又漂亮; 牧师说的也大约相象, 只是话句有点两样。浮士德 凡是光天化日下的一切地方, 都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 各人说着各自的言语; 我又为什么不可以使用自己的话句?玛嘉丽特 乍听起来,倒像有理, 不过总是似是而非; 因为你不信基督教义。浮士德 可爱的孩子!玛嘉丽特 我好久就感到忧虑, 你和那样的人交际。浮士德 怎么的呢?玛嘉丽特 那个和你一道的怪人, 在我内心深处引起憎恨; 我一见他那面目狰狞, 一生当中从不曾 感到过这么刺心。浮士德 可爱的宝贝,不用对他担心!玛嘉丽特 有他在场我便心神不宁。 我平常对人都很和气; 但是我越是渴望见你, 便对他感到不寒而栗, 我认为他是个骗子! 如果我冤枉了他,请上帝恕我无礼!浮士德 世上也不可缺少这种怪东西。玛嘉丽特 我总不愿同这种人生活在一起! 他一跨进屋门, 就会含讥带刺地窥探动静, 而且一半露出狰狞, 他显然对什么都不同情; 他的额上写得分明, 他不喜爱任何人。 我偎在你的怀里, 是舒适、自由,温暖而销魂, 他如在旁便使我胸口吃紧。浮士德 你真是预感灵敏的天使!玛嘉丽特 只要他朝着我们走来, 就压得我透不过气, 我甚至于以为再也不能爱你。 有了他我连祈祷也不能畅遂, 仿佛有东西向心里啮噬; 亨利,你也谅必如此。浮士德 你和他可是完全相反的性质!玛嘉丽特 现在我该回去了。浮士德 唉,真是难熬, 难道一小时也不能安逸地偎在你的怀抱, 使咱们的胸口相连,心灵相照?玛嘉丽特 哦,但愿我是一个人独寝! 今夜我定为你打开房门; 可是我妈妈睡眠不稳, 要是我们被她碰见, 我立即没有性命!浮士德 我的天使,这没啥要紧。 我这儿有个小瓶! 你只消拌和三滴让她倾饮, 她便一觉睡到天明。 玛嘉丽特 我为你还有什么不依? 但愿这药水不致于伤她的身体!浮士德 我的爱人,难道有害的东西我敢奉进?玛嘉丽特 我的好人,我只要一见着你, 便不自觉地千依百顺; 我已经为你做了许多事情, 还有什么不肯答应。 靡非斯陀匪勒司登场靡非斯陀 那雏儿走了? 浮士德 你又在偷听?靡非斯陀 我听得仔细分明: 博士先生受到盘问; 谨祝阁下身体康宁。 少女们很是关心, 看男子是否依旧虔诚。 她们心想:只要他信教,也会皈依我们。浮士德 你这怪物分辨不清, 这个诚实可爱的灵魂, 充满着信心, 全靠这个使她超凡入圣。 她那圣洁的柔肠紫损, 生怕心爱的男子堕落泥尘。靡非斯陀 你这超凡而又纵欲的好逑君子, 被一位小女孩弄得昏昏迷迷。浮士德 你这粪土与邪火合成的畸形怪物!靡非斯陀 她的相法到是高明不过: 有我在场她便手足无措, 我的假面掩藏不住胸中的丘壑; 她觉得我完全是个天才, 或者甚而是个恶魔—— 可是,今天夜里——浮士德 你何必过问这个?靡非斯陀 然而我也感到快活!

  浮士德登场。玛嘉丽特走过。
  浮士德
  美丽的小姐,我可不可以斗胆,
   挽着手儿和你作伴?
  玛嘉丽特
  我不是小姐,也不美丽,
   自己不用陪伴也能走回家去。(挣脱而去)
  浮士德
  老天有眼,这妮子真美丽无比!
   我从未见过这样的芳姿。
   她是幽娴而又贞淑,
   同时也略带一点儿矜持。
   那唇边的樱红和颊上的光彩,
   叫我今生今世再也不能忘怀!
   她低垂双眼的形态,
   深深印进了我的心隈;
   她那严词拒绝的语气,
   也使人着迷发呆!
   靡非斯陀匪勒司登场
  浮士德
  听着,给我把那雌儿弄来!
  靡非斯陀
  喏,是哪一个?
  浮士德
  她刚才走开。
  靡非斯陀
  是她?她刚从牧师那儿转来,
   牧师解脱她一切罪孽。
   我偷偷走过忏悔椅旁,
   她实在是个无瑕的白璧,
   毫无过失而去忏悔;
   对这个人我无力支配!
  浮士德
  她的年龄大约超过了十四。
  靡非斯陀
  你的口气很像花花公子,
   巴不得每朵好花都归诸自己,
   自以为连欢心和敬意,
   都可以采撷到手里;
   事情却未必有这么容易。
  浮士德
  你这位道学老先,
   别用规范来和我麻烦!
   我向你明白直言:
   若是那个甜嫩的心肝,
   今夜不投入我的怀抱安眠,
   咱们到夜半便两下分散。
  靡非斯陀
  你好生想想,凡事不能急躁!
   我至少得两周的时间,
   去把机会寻找。
  浮士德
  我只要能安静七个小时,
   也用不着你恶魔
   去引诱那可意人儿。
  靡非斯陀
  你说话几乎和法兰西人一般;
   但我请你不要害怕麻烦:
   立即到手的东西有什么好玩?
   还是按照南欧情话的指点,
   把傀儡人儿揉搓打扮,
   上下左右播弄一番,
   做出千百种风流香艳,
   这乐趣才非同等闲。
  浮士德
  不消那样,我的胃口已经可观。
  靡非斯陀
  现在抛开戏言和玩笑!
   你还是听我劝告,
   断不可过急地对待那多娇。
   打冲锋全然无效;
   我们必须运用技巧。
  浮士德
  把那天使的珍品弄点过来!
   引我到她安息的所在!
   从她胸脯上解下一条围巾,
   或是打动我爱情的一根袜带!
  靡非斯陀
  请你相信,我见你痛苦非常,
   多么愿意效力帮忙,
   咱们别浪费辰光,
   今天就引你进她的闺房。
  浮士德
  能见到她?会把她得到手里?
  靡非斯陀
  不行!
   她将去邻妇家里。
   那时你可以单独前去,
   潜入她的香闺,
   把未来的快乐希望尽情玩味。
  浮士德
  咱们现在就可以去?
  靡非斯陀
  时候还太早些。
  浮士德
  请你给我准备点送她的东西。
   (退场)
  靡非斯陀
  就要送礼?行啦!成功有望?
   我知道好些地方,
   有古代的宝物埋藏,
   待我去挑出几样。(退场)

 
  傍  晚
  一间小巧清洁的闺房
  玛嘉丽特
   (梳挽发辫)
   我只要知道今天那位先生是什么样人,
   就是付出一些代价我也甘心!
   他显得真够英俊,
   一定是出自名门;
   我从他的额上就能看清——
   不然,他也不会那么率真。(退场)
   靡非斯陀匪勒司与浮士德登场。
  靡非斯陀
  进来,轻轻地赶快走进!
  浮士德
   (沉默片刻)
   请你出去,让我独自一个人!
  靡非斯陀
   (向周围窥探)
   不是任何姑娘都收拾得这么干净。(退场)
  浮士德
   (环顾四周)
   欢迎,你这甜蜜的朦胧天光,
   你交织在圣地之上!
   你这甜美的相思之苦,快要扼煞我的心房,
   你是靠希望的甘露而勉度时光!
   这周围笼罩着一片宁静、
   整齐与满足的气氛!
   这小室之中显得多么幸福!
   这清贫之中露出何等丰盈!
   向榻旁的皮椅上坐倒。
   椅儿,容纳我吧,你曾张开手臂
   接纳前辈,无论欢乐与伤悲!
   哦,有多少次环绕这家长的座位,
   儿孙们依依绕膝无违!
   或许我的宝贝感谢圣诞礼物的恩惠,
   也在这儿鼓起儿时的丰颊,
   虔诚地向长辈的枯手亲嘴。
   哦,姑娘哟,我感到你那丰富与整饬的精神,
   瑟瑟地在我周围环吹,
   它慈爱地每日把你教诲,
   叫你铺开桌上的台布,
   叫你撒好脚下的沙灰。
   啊,可爱的手儿,真可和天仙媲美!
   这小屋也由于你而与天国争辉。
   还有这儿!
   揭开帷帐
   我被何等狂喜的战栗所侵袭!
   我真想在这儿足足地耽搁几小时。
   大自然呀,你在轻松的梦中,
   造就出这个非凡的天使!
   女孩就睡在这儿,
   她的酥胸被温暖的生命所充实
   在这儿以圣洁的活动,
   展示出天人的形姿!
   可是你呢?是什么引你来到此间?
   我觉得内心中深受震撼!
   你在这儿作何打算?为什么你的心情悒悒不欢?
   我再也不认识你了,浮士德?你真可怜!
   莫非这儿有迷人的气氛将我包围?
   我是受及时行乐的冲动所鼓催。
   现在觉得自己在爱之梦中化成烟霏!
   难道我们是被那种气氛的压力所支配?
   如果她这时跨进房来,
   你将怎样为你的亵渎行为忏悔!
   浮夸的人儿啊!显得多么渺小卑微!
   你将在她的脚下泥首谢罪。
  靡非斯陀
   (走来)
   赶快!我瞧见她从下面走来。
   浮士德
  去吧!去吧!我一去永不复回!
  靡非斯陀
  这个匣儿相当沉重;
   是我打别处弄来这里。
   快把它放进橱里去!
   包管乐得她昏昏迷迷:
   我给你在匣内放了几件玩意儿,
   是用来换取另外一件东西。
   孩子诚然是孩子,而游戏却不妨游戏。
  浮士德
  我不知道是不是可以?
  靡非斯陀
  你还要这样东问西问?
   难道你想保留这种东西?
   那末,我就劝你,
   别为色情而把大好光阴虚掷,
   我也可以不必再无益奔驰。
   我希望你不至于这么鄙吝!
   这事情真叫我煞费心思——
   他把小匣放在橱里,依然照旧上锁。
   去吧!快去——
   为了使那甜蜜的孩子
   让你称心如意;
   看你这种神气,
   好象要走进教室,
   面临着灰不溜湫的
   一大套玄学和物理。
   哦,快去!(退场)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