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者的独白_生活随笔_好文学网

 现代文学     |      2020-01-16 11:46

孤独者的独白

自从我的世界开始便有了记忆那里藏着故事与爱情也藏着遇见与别离回忆不是伤痛而是那长长的叹息

图片 1

时间:2017-01-07 21:06点击: 次来源:好文学作者:admin评论:- 小 + 大

如果冥冥中注定你只是时间的过客世界都记不住你的容颜为何每次站在你的身后看着手指勾画的轮廓总能泪雨滂沱

这个世界上有求而不得的爱,有相爱却难逃意外,有最后还是你的爱,也有兜兜转转还是一个人的无爱。

十二月,阳光和雨水交替频繁的季节。阳光在指尖停留一段短暂的时日,转而被悄然的雨水冲走,夹杂些许凄冷的凉意,持续一段阴冷的日子再被暖阳替代,以此循环。阳光和雨水的互相推搡追赶似乎把这个月打印出一股特殊的质感。 圣诞前夜,独自一人踩着节日的喜庆奔赴未知的战场,一个人在马路边等公交,在人流密集的地铁口等下一班地铁。白色的灯光打在身上有种莫名的冷色系的触感,乘地铁的人群依旧保持这个时代赋予的特征。以各自为单一个体,埋头盯着冰冷的手机屏幕,或是戴着耳机切断与世界的联系,没有交流,没有回答,只有一种深不可测的寂静。那一刻,我感受到一种时代的孤独,像巨大的黑洞散发出强劲的引力,把整个时代的人都吸纳进去。 孤独,绝大多数人避及谈论的话题,却又是这个时代显着的特征。 十六岁时,高一。刚踏入高中时认识了一群新的伙伴,结成了一个新的社交圈子。彼此称兄道弟,每天疯疯闹闹,尽情挥发着青春的活力与激情,似乎总有讲不完的故事和喝不完的酒。后来,文理分班,曾经很好的哥们被分到不同的班级,融入新的群体。虽然日后依旧保有联络,可往昔的动人岁月仿佛被时间搁置记忆的深处,少了当初的青涩和热烈,不可触摸,只能回味。在新的班级,每个人仿佛建立了一道无形的屏障,彼此划分轮廓清晰的界域,保持一段恰如其分的距离。优等生默默埋头挑灯夜读,差等生在角落后面看着网络小说或是视频颓废度日。每一个个体之间总能把自身放置在一个精确的限度,彼此进行肤乏的交流,渗透不到互相的灵魂核心。 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孤独,不同于孤单的孤独。 我认为孤独与孤单大的不同是,孤单可以用陪伴来消减,仅仅存于形式,而孤独是一个人的事,无法靠外界的帮助消除,只能凭借自身与其对峙,这是唯一的出路。 深夜看一部电影,关于梦境。男人在悠长的回廊里追赶另一个男人。他坦言到,无论什么事,他总是比自己快一步,跑在自己的前面,自己总是追不上他。男人的职业是警察,另一个是他追了多年的敌人。故事到这,跑在前面的男人打开了面前的门,他要跳掉了,他转过脸来,对着身后的男人微笑,这让身后的男人大吃一惊。鸭舌帽下的脸让他窒息,仿佛隔着镜子看着另一个自己。而现在另一个自己要跑掉了,男人端着枪,瞄准身前的另一个自己,却始终下不去手。荧幕前身边的女人问男人,接下来打算怎么拍。男人没有做出答复。这是男人曾经拍的一部电影,只是还未完成。 故事到了后,男人追赶自己的画面经历了一次又一次,他终于端起枪口,淡然道:“接下来这样拍下去”,坚定而毫不犹豫对着身前的另一个自己开了一枪。这是其中的一个桥段,却寓意深刻。他摒弃了自身的懦弱,扼杀了虚拟的意念分身,承认接纳了真实的自我。 细想浑浑噩噩度过的这几年,即使很努力地找寻志同道合的朋友,但往往陷入狼狈的窘境。找不到可以促膝长谈,把酒言欢的知己。一开始对未来抱有期待,乐观积极地生活,总觉得能找到那么一个掏心掏肺、推心置腹的人,彼此之间不用过多言语就能摸透对方的心思。有着共同的志向情趣,类似的世界观、价值观。偶尔也来场公路旅行,去感受北方辽阔的平原,看头顶广阔的天空和交错的云团。去海边等待日出,清晨船舶拉起船锚卷着悠长的汽笛声驶向远方。多么希望有这样一个人呐。 过多的期望只会造成空洞的落差,在心底留下一座空谷。这些话就当是我的自言自语,我的冥思妄想。事实上,我是一个乐观积极的人,待人秉持单纯而不盈余的想法。身边有许多朋友,可是真正能走到心里的没有几个、甚至没有。这正是不被理解的孤独。时常对周边付出,在关键时刻给予帮助,可当自己陷入困难时,却没有一只伸出的手,做你的摆渡人。单向性的给予机制得不到相应的热度回应,取而代之的是冷漠无情,并把这种付出当做理所当然。原来,不是所有的视野都能共享,所有的人都能在电话的那一边做好的聆听。你得一个人看书吃饭写字看电影,即使身处困难也得自力更生,把自己变成更优秀的人,把思想眼界变得开阔,做一个温暖的人。 江南说过:“比孤独更可悲的事情,就是根本不知道自己很孤独,或者分明很孤独,却把自己都骗得相信自己不孤独。” 必须要正视孤独、承认孤独。也许,孤独是上帝馈赠的礼物,让我们变成更好的自己。 去年五月,我在网上找到了高先生的微博,高先生是一名青年摄影师。四年前我第一次在杂志上见到他的作品。阳光。干净。利落。他现在的作品风格有很大的转变。孤独。庞大。晦涩。他拍的照片中都是男性模特,他这样定义自己的作品,“我拍的都是一部分的自己,它们代表了我自身的一部分。”他表达的正是他自己本身。 喜欢他对孤独的理解。 孤独但并不难过,介质纯净,轮廓清晰,可以认真的与自己相处。 多么乐观坦然的态度。 世间没有过不去的坎,也没有抵达不了的远方。相见的人只要想见,总能遇见。前提是,请在那天来临之前,务必与孤独交好,塑造一个全新的自己。 微博:@晌希

我的世界不大不小能够喜欢的人很多但是爱的名字只有一个在你耳畔在我每每想呼喊着谁却偏偏躲不过你的感应

    好巧不巧的我总是个慢节奏的人,平常做很多事总比别人慢很多,今天才去看了《从你的全世界路过》,起初,真的是奔着杨洋去看的。养眼的容貌总是女性的首选。其实,平常很少看电影吧,不是不懂生活,只是每个电影里的故事总能让我入戏太深。那些短暂的两个小时的别人的人生也总能让我唏嘘不已。